警方再恐嚇傳媒車牌查冊 要求《蘋果》交出記者資料


《蘋果》記者在2020年11月中,就一宗交通事故向運輸署進行查冊,事後刊登報道;蘋果2021年1月4日接獲警方來信,要求提供涉事資料搜集員及記者的聯絡,聲稱以協助案件調查。《蘋果》總編輯羅偉光質疑警方做法缺乏理據,意圖威嚇傳媒,不會向警方提供任何資料。

壹傳媒工會發聲明對警方予以強烈譴責,指涉事記者已盡其所能申明查冊用途,獲運輸署接納,警方卻以「協助調查」為名索取該記者身份和聯絡,實際是為施壓威嚇圖阻撓傳媒調查工作。大律師黃宇逸指,警方所要求的「協助調查」並非法律責任,《蘋果》一方有權拒絕。

《蘋果》記者按傳媒慣常做法對涉事車輛的車牌進行查冊。因應蔡玉玲的被捕事件,記者親身前往運輸署遞交車牌查冊表格,並向該署職員表明身份,清楚解釋查冊是因新聞需要。

表格早前更新後,申請人只能在「進行法律程序」、「買賣車輛」及「其他有關交通及運輸的事宜」3項申請用途之間選擇。記者曾向職員查詢哪一項目適用於記者的情況,惟職員拒絕回答,只稱「你覺得你係呢個就係呢個囉」、「我哋都唔敢答你呀」。

記者最終選填「其他有關交通及運輸的事宜」一項,並在旁邊手寫註明「新聞」二字;簽署聲明時亦再度向職員表明是作新聞用途。署方在半小時後接受申請並提供有關車牌資料,《蘋果》事後刊登涉事報道,其後亦有刊出詳細查冊過程。

不過,《蘋果》今接獲警方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組信件,指正在調查一宗有關《道路交通條例》案件,要求本報總編輯向警方提供撰寫涉事報道的人員,以及資料搜集員的姓名及聯絡資料,以協助調查。該信由科技罪案調查科技罪案組總督察戴子斌代行。

《蘋果》總編輯羅偉光指,就有關報道,記者當日是按照運輸署規定填寫及遞交查冊申請表格,清楚表明有關查冊是用作新聞用途;運輸署批准申請後,所涉資料亦用作新聞報道,與記者在表格上申報的目的一致。

羅認為警方是次信件缺乏理據,信中要求提供員工資料等要求亦沒有必要,「(涉事報道)關警察咩嘢事呢?」質疑有關做法純粹為威嚇記者,「令人以為記者查冊就要向警方提供資料」,旨在向傳媒施壓,感到莫名其妙、十分荒謬。

羅重申《蘋果》編採獨立,涉事申請符合運輸署要求,不認為有需要按警方要求提供任何人資料,亦不會提供任何資料。

壹傳媒工會發聲明對警方行為予以強烈譴責。聲明指涉事記者已盡其所能申明查冊用途,獲運輸署接納,運用資料時亦無超出申報用途;警方卻以「協助調查」為名索取該記者身份和聯絡,實際是為施壓和威嚇,阻撓傳媒慣常及正當的調查工作,破壞香港新聞自由。

壹工會強調各種查冊是多年來慣常的新聞調查方法,各傳媒同業都善用此工具,揭露出不少涉及重大公眾利益的報道。政府不應再為公眾查冊增設任何障礙;嚴正要求警方立即停止針對新聞工作者的恫嚇。

大律師黃宇逸指,警方目前未有列明案件涉及《條例》下哪一條法例,難作評論;惟強調警方所要求的「協助調查」並非法律責任,《蘋果》一方有權拒絕。

記協主席楊健興指,記者填寫查冊表格時清楚表明用作新聞用途,運輸署亦予以批准,意指該署同意有關資料可用作新聞用途。

楊批評警方做法「荒謬」,「冇理由一個部門(運輸署)批,另一個部門(警方)又覺得有問題⋯⋯警方係咪應該問咗運輸署先呢?點解批呢?係咪兩個部門對《道路交通條例》嘅理解唔同呢?」他認為警方應再作交代,「唔明(涉事報道)違反咗啲咩嘢。」

而警方2020年底透露,另有收到有關個別傳媒進行查冊報道的報案,會視乎證據再採取行動。

《基本法》第27條:
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j)在執行職責的過程中,或在關乎警隊履行任何職責或職能方面,作出在要項上屬虛假的陳述;

蘋果日報(報道)

NOW新聞(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