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掃黃行動 女督察承認蓄意遮閉閉路電視鏡頭 妨礙司法公正


警方2019年 8 月 30 日派出 3 名臥底警員,前往尖沙咀樂道一間名為四葉草的場所進行掃黃行動,並拘捕一名女子,控以管理賣淫場所罪,案件早前已提堂,辯方其後質疑警方檢取涉案證物的過程及決定,或會對被告的審訊造成不公,申請擱置案件,今開庭處理。負責案件的女督察於辯方盤問下承認,她曾指示調查案件的下屬,於進入涉案單位後,立即用紅色貼紙遮蓋單位內的閉路電視鏡頭,並指此舉是為保障全隊警員的身份,以防警員資料外洩。

控方傳召案發當日負責處理證物的女警22855黃宇欣(音譯)作供,黃指她當日負責處理處理涉案單位,即尖沙咀樂道23號2樓名為「四葉草」單位內的涉案證物,並檢取了收銀機內的現金、床單、枕頭等多項證物。黃又指她檢取相關證物後,要求潤記搬運公司到場搬運涉案證物至尖沙嘴警署。黃指自己當時在單位內「睇住啲工人搬(證物)」,控方查問指「有無情況係工人拎走啲嘢而你係唔知?」,黃回答指「無乜機會」,但她承認自己沒有於尖沙嘴警署「睇住工人落貨」,但強調她事後有核對證物清單,並發現她早前於證物清單的記錄出錯,其中一項證物應為兩個紫色枕頭,而非一個。黃又於辯方盤問下表示,當日她並沒有處理過單位內的攝像鏡頭等物件。

案發時駐守深水埗警區特別職務隊第三隊的督察關家琪(音譯)則供稱,案發當日她事先派出三名臥底警員前往上址「放蛇」,並於辯方盤問下承認她曾指示其後到場的調查警員,到場後須立即用紅色貼紙,遮蓋涉案單位內的閉路電視鏡頭。辯方盤問她此舉的目的為何,關則表示是關乎整個行動的保密性,以防行動中包括臥底警員在內的所有警員的資料日後被廣為流傳。

辯方則質疑指,三個臥底警員的樣貌已遭單位內閉路電視拍攝到,如警方為保密所有警員身份,應將單位內閉路電視攝錄機,及四個攝像鏡頭的記憶卡一併檢取。

關不同意辯方說法,並指當日為她被調往相關小隊後首次處理同類案件,她於行動中並無考慮檢取攝錄機及記憶卡,並認為當時鏡頭貼上貼紙已可保密警員身份,且三名臥底並沒有表露過身份,她又指「直至今日我都唔知你所講嘅記憶卡係咩位置」。辯方又質疑指,如果警方不檢取攝錄機內的記憶卡,如何確保相關記憶卡不會遭濫用,從而洩露警員身份?關再強調指「我當時唔知會有記憶卡呢樣嘢」。案件明天繼續。

於 Sin Kam Wah v HKSAR (2005) 8 HKCFAR 192 一案中,終審法院確立了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的五項要素,包括:

一) 是公職人員;
二) 在擔任公職期間或在與擔任公職有關的情況下;
三) 藉作為或不作為而故意作出不當行為,例如故意忽略或不履行其職責;
四) 沒有合理辯解或理由;及
五) 考慮到有關公職和任職者的責任、他們所促進的公共目標的重要性及偏離責任的性質和程度,有關的失當行為屬於嚴重而非微不足道。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捏造、藏匿或毀滅證據

立場新聞(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