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淪政治工具 民主派初選前夕濫權搜查民意研究所 撿走電腦


正向立法會「35+」目標進發的民主派,將於7月11及12日一連兩日舉行初選。然而,受委託發展投票的電腦系統以及觀察選舉過程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卻在7月10日晚上7時許開始,被7至8名探員上門搜查,警員登上會址撿走證物,包括電腦、文件等,當時仍有研究所職員在內。記者打算上前拍攝時,被探員要求離開,其後探員鎖上會址大門,記者難以得知裏面情況。據知民研主席及行政總裁鍾庭耀當時並不在會址內。

現場消息指,是次負責搜查的探員隸屬網罪科,警員持法庭手令上門後,聲稱研究所內的電腦系統被入侵,裏面有警員資料殘留,因此需要撿走電腦調查,暫時行動中無人被捕。

翻查報道 ,6月下旬網上有黑客聲稱已入侵香港民意研究所網站,發現2013年港大民意研究計劃與香港警察合辦的問卷草稿以及大量受訪的警員資料,質疑香港民研資訊保安「好似侏羅紀世代」,「一爆就入」。有關事件上周五(3日)經《The Standard》等報章報道後引起關注,上周六(4日)香港民研回應時,強調技術部人員及資訊科技顧問已即時查核系統,根本並無找到相關檔案,亦無被入侵痕迹;更指調查數據早年已經全部銷毀,「如果(資料)係真嘅,都唔係來自我哋現時個系統」。

警員在研究所內搜查超過三小時,其間有保安驅趕走廊外守候記者,亦有職員獲准離開辦公室。至晚上10時許,民研副行政總裁鍾劍華返回研究所了解事件。他指警方撿走的一批電腦,是恆常研究用,與民主派初選所使用的電腦系統無關,強調明日初選不受影響。

至於警方調查所涉及的黑客事件,鍾劍華指在有關報道刊登當日及隨後數日,已先後委派資訊科技人員多次檢查,確定並無入侵痕迹,而網上流傳的警員個人資料,並不存在於民研系統當中,強調他們通常都會在6個月之內刪除受訪者個人資料。

鍾劍華又提到,就他所知警方是收到投訴後才上門調查,反問警方「如果有人投訴特首辦入邊有啲侵犯個人私隱資料數據嘅,警察會唔會上門收晒特首辦啲電腦」。被問及是否警方打壓初選,鍾劍華稱不便揣測,但直言警方在此敏感時間上門搜查「有好多巧合」。

警方則表示接獲市民報案,指一個民意調查機構的電腦系統懷疑被黑客入侵,有市民的個人資料因而被洩漏。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接手跟進案件,並根據法庭手令,於今日下午到該機構位於黃竹坑的辦公室搜證。調查工作仍在進行中,暫時未有人被捕。

有份協調初選的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表示,警方取得法庭手令,晚上8時左右到位於黃竹坑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取走電腦,暫時未有人被捕。他相信,事件很有可能與初選有關,製造恐嚇效果,呼籲市民處變不驚,民主派將謹慎應對。

另一位有份協調初選的港大教授戴耀廷透過社交網站發文,形容「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項莊舞劍,志在沛公。」他指在現時「舉白紙也會被指違反國安法的時代,對應不是被嚇倒或廻避,而是堅持活在真實中。」對於民主派初選早前已被同被指違反《國安法》,在這時候更要堅持用行動去反駁這麼荒謬的事,他相信只要有很多人不被嚇倒,堅持用公民投票去拒絕謊言,那麼「在黑暗時代,仍能見到點點燭光,延續抗爭精神。」

民主動力副召集人鍾錦麟表示,明日初選照常舉行,包括時間、地點以及投票方式均不變。

循新西參與初選的新同盟譚凱邦對法庭批出搜令予警方表示「完全失望且不認同」。他指香港民意研究所及其前身香港民意研究計劃,多年來進行重要的民意研究、調查,反映香港實際情況的工作,令社會、政府更了解香港,從而制定更適合的政策,亦具警惕當權者及政治人物的實際效果。

他續指,民意研究需要受訪者信任、真誠的情況下才可得出準確的結論。惟不分青紅皂白,容許政府部門檢取「所有」電腦,不但打擊民意研究機構的公信力,更令真誠回應問題的市民暴露於危機之中,令社會、學術研究出現影響深遠的寒蟬效應。他強調在民主國家,法律是限制政府的工具,不是侵害自由市民追求知識、追求真相的權利。今次警方以「不誠實取用電腦」為由,即容許檢取包括理應保密的民意研究資料,檢取所有電腦,亦恐有違比例原則。他不能認同相關決定,並將支持香港民研一切討回公道的決定。

於 Sin Kam Wah v HKSAR (2005) 8 HKCFAR 192 一案中,終審法院確立了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的五項要素,包括:

一) 是公職人員;
二) 在擔任公職期間或在與擔任公職有關的情況下;
三) 藉作為或不作為而故意作出不當行為,例如故意忽略或不履行其職責;
四) 沒有合理辯解或理由;及
五) 考慮到有關公職和任職者的責任、他們所促進的公共目標的重要性及偏離責任的性質和程度,有關的失當行為屬於嚴重而非微不足道。

《基本法》第29條:
香港居民的住宅和其他房屋不受侵犯。禁止任意或非法搜查、侵入居民的住宅和其他房屋。

蘋果日報(即時)

蘋果日報(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香港電台(報道)

眾新聞(評論)

立場新聞(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