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濫權截查巴士 逼女乘客當眾剝裙 受害人投訴後遭警索取十萬元「片段打格費」


有人在網上討論區留言指,10月6日警察截查968往元朗巴士,期間要求一位女乘客在一群男警包圍下,當眾脫下白色連身裙,並攝錄她裙內的黑色內衣褲。

事主已向警察作出正式書面投訴。

2020年4月10日更新:

2019年10月6日,陳小姐坐968往元朗巴士回家途中,巴士被警方截停,所有人須下車搜身。陳小姐指,當時女警要求她在其他男警及乘客前脫去連身裙。陳小姐之後向投訴警察課投訴該名女警。陳小姐指,警方當晚有拍攝片段,故按《私隱條例》,向警方申請索取涉及她的個人資料,惟警方指片段亦涉及其他人的資料,拒絕她的申請。

陳小姐之後向警方指明,可以申請遮蓋其他個人資料的片段,陳小姐引述警方口頭說法,指警務處沒有軟件可以「打格」,如陳小姐仍須索取片段,須支付購置電腦軟件,以及警員為片段「打格」所涉工時的工資。陳小姐要求警方白紙黑字,列出須付費項目及費用,以及軟件的報價單,警方一直沒有回覆,直至一個月後,警方以片段涉及刑事調查,拒絕陳小姐申請。

警方回應查詢時指,警方根據《私隱條例》有權收取費用。至於警方曾經上載過「打格」片段,為何涉事警員指警務處沒有這類軟件?警方回應指,事件中警員的電腦,並未配備相關軟件。又指有關電子紀錄涉及一宗刑事案件,該案件仍在調查中,警方不作進一步評論,會按《私隱條例》處理事主申請。

私隱專員公署指,已經接到事主的投訴,因此不會評論個案,但指一般而言資料使用者只可收取「直接有關及必需」的費用。

有大律師認為,於一般情況下,私隱專員公署所指「直接有關及必需」的費用,是指影印費或燒錄光碟的費用,如果有人以收費刁難公眾申請領個人資料,是違反《私隱條例》的立法原意。

《警察通例》第44章第44-05條:
3. 警務人員不得為不同性別人士快速搜身或進行伏牆式搜查。為不同性別人士進行需脫去衣服以致露出內衣的搜查時亦不得監看或在場。如無女警務人員在場,人員
須將該女性帶往警署或水警輪由女警進行搜查。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j)在執行職責的過程中,或在關乎警隊履行任何職責或職能方面,作出在要項上屬虛假的陳述;
(k)不合法或不必要地行使權能,引致其他人或政府蒙受損失或損害;

於 Sin Kam Wah v HKSAR (2005) 8 HKCFAR 192 一案中,終審法院確立了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的五項要素,包括:

一) 是公職人員;
二) 在擔任公職期間或在與擔任公職有關的情況下;
三) 藉作為或不作為而故意作出不當行為,例如故意忽略或不履行其職責;
四) 沒有合理辯解或理由;及
五) 考慮到有關公職和任職者的責任、他們所促進的公共目標的重要性及偏離責任的性質和程度,有關的失當行為屬於嚴重而非微不足道。

《香港法例》 232 章《警隊條例》第 54(2) 條:
(2)警務人員如在任何街道或其他公眾地方、或於任何船隻或交通工具上,不論日夜任何時間,發現任何人是他合理地懷疑已經或即將或意圖犯任何罪行者,該警務人員採取以下行動,乃屬合法——
(a)截停該人以要求他出示身分證明文件供該警務人員查閱;
(b)扣留該人一段合理期間,在該期間內由該警務人員查究該人是否涉嫌在任何時候犯了任何罪行;
(c)向該人搜查任何相當可能對調查該人所犯或有理由懷疑該人已經或即將或意圖犯的罪行有價值的東西(不論就其本身或連同任何其他東西);及
(d)扣留該人一段為作出該項搜查而合理需要的期間。

如警務人員並沒有合理懷疑而採取上述行動,即屬違法。

相關事件:1006反緊急法大遊行

LIHKG(討論)

LIHKG(討論)

香港電台(跟進報道)

香港電台(跟進報道)

蘋果日報(跟進報道)

加山傳播(跟進報道)

立場新聞(跟進報道)

TMHK(跟進報道)

Journesis(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