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直播期間被截查 警員刻意披露個人資料


再有警員在截查記者時疑刻意披露記者個人資料。網媒《丘品創作》一名記者3月29日在旺角街頭直播時,被巡邏警員截停及查身分證。從丘品創作的片段可見,警員在直播鏡頭前高聲讀出記者名字,亦在靠近鏡頭情況下讀出記者的身分證號碼。丘品創作指截查的警員當時清楚知道,記者正用手機直播,現時未決定是否向投訴警察課投訴。

 

丘品提供的片段約四分鐘,當時記者正在直播,在花園街跟隨一隊四人軍裝警,其中一人為輔警高級警員。期間一名編號 25551 的警員詢問記者有無記者證,記者出示自己公司的職員證,警員即時嘲諷,「記者證啊!唔係你公司自己發出果張啊,你第一日做人呀!」

 

雙方其後就是否需有記者證才可採訪爭論,警員後來一句,「即係無記者證嘅。」警員其後指警察「有好多嘢做緊」,叫記者不要持續拍攝他們。警員其後繼續和該記者就公司發出的記者證是否有效證件爭論,編號 25551 警員指警員正在執法,「如果我哋拉犯呢,舉個例子,你呢就影哂啲犯人樣。」其後該名警員指他發出第一次警告,要求記者熄機。

 

未幾,警員要求該記者提供身分證,接著影片傳出警察對講機的聲響,說出一組身分證號碼;25551 警員又要求記者除下口罩,指要「核對吓你個樣」。其後警員在知道記者繼續直播時,詢問她的全名,又向警察電台指處理一宗投訴時,遇到一名「自稱記者」,要求電台核實身分證號碼。

 

警員其後抄下記者身分證資料,「無問題的,你都係執法,我都係執法啫。」旁邊一名警員即更正,「佢(記者)做嘢啫,佢無得執法的。」之後警察電台回覆「ID(身分證號碼)嚟啦」警員即走近記者直播器材,並讀出記者身分證號碼。

 

丘品創作為網絡媒體,去年 10 月有青年被警員在西灣河槍擊時,丘品記者全程直擊;事後警察公共關係科在記者會上亦有使用該傳媒影片作解說。

 

《基本法》第27條:
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

 

《警察通例》第39章第39-05條:
在事發現場的人員,須:
(a) 以互諒互讓的態度,盡量配合傳媒工作;以及
(b) 不應妨礙傳媒的攝錄工作。

 

《警察通例》第44章第44-03條:
2. 11. 儘管合法行使法定權力,人員在要求或索取任何人士的資料,及其後處理該等資料(包括資料的記錄、保安及處置)時,必須遵從《個人資料(私隱)條例》所訂的規定。如需有關《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的進一步資料,請參閱《警察通例》╱《程序手冊》第 12 章、《警察通例》╱《程序手冊》第 76 章及警察內聯網的資料私隱網頁。

 

 

丘品製作(影片)

立場新聞(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