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在調查警隊高層醜聞時被警帶走 擅搜採訪資料 疑老屈遊蕩到警署後才釋放 警方事後竟譴責受害人


反送中運動以來,警方濫權濫捕問題從未止息,無故拘捕傳媒情況更越演越烈。《壹週刊》兩名記者4月28日下午4時半,在清水灣採訪並拍攝涉及助理警務處長陶輝(Rupert Dover)相關的調查新聞,離開時突然遭警方在公眾地方無理拘捕,兩名記者被帶到將軍澳警署,即使記者已向在場警員表明身份仍遭帶走,其中文字記者更被鎖上手扣。《壹週刊》嚴厲譴責警察濫用公權力,恐嚇記者,以圖阻礙記者調查及揭發警隊高層醜聞。

《壹週刊》社長黃麗裳向本報透露,事後警方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曾致電她,核實兩名記者身份,又透露當時接獲一名居於該處的菲律賓女傭報案,聲稱有可疑人士在該處拍攝,警方才到達現場,以懷疑遊蕩罪行將2名記者帶返警署。

但黃稱,當時兩名男同事均在公眾地方進行調查報道,警方到場後,兩人亦有表明身份及解釋當時正在採訪,警方卻無理會,堅持將兩人帶返警署扣查至少個多小時,在核實身份後,警方最後將二人釋放。

扣查期間警曾查相片及影印採訪簿

黃麗裳稱,是次報道涉及助理警務處長陶輝,而採訪工作已接近尾聲,報道將於周四刊出。她認為警方將記者帶返警署扣查的做法不尋常,明顯是要令記者感受到壓力,「如果(採訪對象)只係普通人,就未必有呢種待遇」,但她強調《壹週刊》會如常進行報道,未被嚇怕。

據涉事記者透露,警方在扣查兩人期間,曾查看攝影記者相片,而文字記者的採訪簿曾被警方影印。而涉事記者亦強調,採訪期間從無進入私人土地,亦沒有偷拍任何屋內情況。

涉事攝記稱,當時兩人已經完成採訪工作,各自離開拍攝現場;分別候車期間,突然有兩架警車停在文字記者身處的巴士站前,他被3至4名警員包圍,攝記見狀立刻跑近拍攝,並嘗試打電話聯絡該同事,但不成功;之後有警員亦截查攝記。

文字記者雙手被扣上手扣

攝記續稱,當時警員態度尚算客氣,容許他致電回公司匯報,但拒讓他靠近同事了解。警員聲稱接到菲傭投訴,指有人神色可疑、滋擾到公眾人士為由,以遊蕩罪拘捕攝記,將二人帶到將軍澳警署,其中文字記者雙手被扣上手扣。

之後2人在警署內分開接受查問,警員即場查看攝記相機的照片,但未有抄走任何資料及扣留任何財物;而文字記者的採訪簿曾被警方影印。警員核實兩人身份後,將其無條件釋放,但聲稱案件會再交由CID繼續調查,壹傳媒亦有派律師到警署協助二人。

據《壹週刊》記者憶述被帶走情況,當時2人採訪涉及陶輝的報道,並在清水灣碧水新村完成採訪,在等候巴士期間,一部衝鋒車駛至,車內有2名軍裝及1名便衣警員,其中1人以惡劣態度向他查問,稱「你喺度做乜?你係邊個?」記者當場表明記者身份,約10分鐘後再有一部衝鋒車駛至,車上一名警長下車後指罵記者:「你知唔知下面住咗好重要嘅人物?你知唔知嗰個係陶輝呀?」

警員盤問記者後,曾搜袋兼查看記者工作筆記簿,當看見寫有調查陶輝的手記和資料後,警察問記者:「資料邊度得返嚟?」之後再有2部載滿便衣警察的私家車到場。2人到達將軍澳警署後,接手處理的警員尚算有禮,當中有軍裝曾向記者表示:「未見過遊蕩罪要咁大陣仗。」

《壹週刊》譴責警察濫用公權力恐嚇記者

《壹週刊》編輯部發聲明,嚴厲譴責警察濫用公權力,恐嚇記者,以圖阻礙記者調查及揭發警隊高層醜聞,明顯是打壓新聞自由。聲明強調,《壹週刊》強調不怕權貴,敢於揭露真相,此亦是《壹週刊》編輯部的宗旨。

壹工會亦發聲明,指公眾地方拍攝是合法採訪,當時兩名記者在遇到警方截查時已表明身份。警方明知記者是採訪,仍以遊蕩拘捕是濫權威嚇。過往壹傳媒記者採訪前教育局長吳克儉時,都曾遭警方以遊蕩拘捕,最終獲釋,反映警方一再濫用遊蕩罪阻撓正常採訪。

壹工會指現行法例下,警方在索取新聞材料應申請「交出令」(production order),並知會管有新聞材料一方。據涉事記者表示,警方無申請手令並通知《壹週刊》,記者表明反對後,警員仍收走記者簿影印,並查看攝影記者相機相片內容。記者簿一般含記者採訪內容、攝記相機亦有新聞相片,兩者均屬「新聞材料」(journalistic material)。警方未經申請交出令就取得新聞材料影印,並查閱攝記相機照片,是嚴重侵犯新聞自由。

壹工會又指,警員使用手扣鎖上其中1名記者,當時記者與警員無肢體衝突,記者無意圖逃走,警方使用手扣並無合理理由。

記協攝記協譴責警方無理拘捕記者

記協、攝記協晚上發聯合聲明,極度關注事件,指如果記者進行正常採訪而被拘捕,以及被迫交出採訪工作的資料供警方查閱,實屬無理干擾。兩會強烈譴責侵害新聞自由的行為並要求警方盡快公開交代。兩協又斥警方在新聞稿指「記者未有提供在現場出現的合理辯解」亦與事實不符,因記者當時已向在場警方表明身份,並佩戴記者證。兩協強調記者的正常採訪工作絕不應受到任何干擾。記者的記事簿及相機內有新聞材料,如執法人員要查閱有關新聞材料,須根據法例向法庭申請「交出令」。

警方fb發文稱記者在場出現無合理辯解

警方晚上在fb發文辯稱,警方沒有「在街頭『無故擄走』記者」,又指在清水灣碧水新村截獲兩名男子,發現他們並非附近居民,亦未有提供在現場出現的合理辯解,警方懷疑有人干犯「遊蕩」罪,遂將其拘捕並帶回將軍澳警署。警方又強調是接獲市民999報案而趕往現場調查,又指傳媒具有社會責任報道真相,聲稱《壹週刊》抹黑警在街頭「無故擄走」記者,對之非常不齒。

《基本法》第27條:
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

《基本法》第28條:
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

《香港法例》第1章《釋義及通則條例》第XII部第82條
新聞材料的涵義:
(1)在符合第(2)款的規定下,在本部中,新聞材料 (journalistic material)指為新聞傳播的目的而取得或製備的任何材料。
(2)就本部而言,如材料由某人管有,而該人是為新聞傳播的目的而取得或製備該材料的,該材料方屬新聞材料。
(3)凡某人自另一人處收取材料,而該另一人的意願為該收取材料的人須為新聞傳播的目的而使用該材料,則該收取材料的人須被視為是為該目的而取得該材料。(由1995年第88號第2條增補)

《香港法例》第1章《釋義及通則條例》第XII部第83條
進入處所及搜查或檢取的權力
凡任何條例的條文賦權予任何人進入任何處所及搜查該處所或任何在該處所發現的人或檢取任何材料(不論是一般的或特定的種類,亦不論是否在該條文內使用“材料”一詞),或授權發出賦權予任何人作出以上作為的手令或令狀,則如無明文的相反規定,該條文不得解釋為賦權予任何人或授權發出手令或令狀以賦權予任何人為搜尋或檢取被知為或被懷疑是新聞材料的材料的目的而進入處所。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j)在執行職責的過程中,或在關乎警隊履行任何職責或職能方面,作出在要項上屬虛假的陳述;
(k)不合法或不必要地行使權能,引致其他人或政府蒙受損失或損害;

壹週刊(聲明)

立場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蘋果日報(跟進報道)

立場新聞(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