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官變律政司 裁判前一刻改控罪


反修例運動以來首宗正式受審,11月7日在西九龍法院少年法庭裁決,涉案的少年被指今年9月一次在屯門舉行的遊行前,被發現疑藏有鐳射筆、改裝長傘等,被控一項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及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他否認兩罪,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宣讀裁決前,卻認為鐳射筆也應被視作攻擊性武器,欲修改控罪,辯方曾反對指對被告不公,惟最終蘇官仍決定引用新控罪,並裁定少年兩項藏有攻擊性武器罪成。

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甫開庭便提出行使《裁判官條例》第227章第27條,將首項控罪改為管有攻擊性武器罪。代表被告的大律師趙嘉銘反對,指控方最初以攻擊性武器為基礎提告,後來改控管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辯方便一直據後者抗辯。他質疑,如今又再倒轉來控告,實無必要,即使重申傳召證人,也對被告造成不可挽回的不公。

控方回應,既然辯方指修改控罪與否均無證據指被告有犯罪意圖,故並不會出現不公。辯方反駁這只是其中一個抗辯理由,如改變控罪,或會提出其他抗辯元素。

蘇官考慮後道,條例說明如指控與證據不符便須修改,他不認為做法會對被告造成不可挽回的不公。被告其後就修訂控罪再作答辯,否認控罪。

蘋果日報

Facebook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