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警登記人士 冇被捕冇通輯 遭通報限制出境


一名早前留守理大校園的青年K(化名),早前捱飢抵冷多天,最終「頂唔順」,決定離開理大。他接受本報訪問時透露,當日他與友人登上救護車前,警方曾登記他們的身份證資料,又拍攝他們的樣貌和裝束,最終放行,未作拘捕。他們離開醫院後,一直相安無事。

惟因近日壓力甚大,K遂即興買機票,打算相約一同由理大出走的友人旅行散心。他臨行前已咨詢律師意見,加上他之前亦曾因參與抗爭運動被捕,但在警方保釋下仍能順利出國旅行,故相信今次在未被拘捕的情況下,應無離境限制。

不過,當他與友人到達機場辦理登機手續,卻覺事有蹺蹊。有航空公司職員向他們透露,他們的名字已被列入通報名單,一旦他們辦理登機手續,「就要通知唔知上司定係警察」,職員更建議他們不要出境。

一眾友人商討後,決定讓其中一名從未被捕、僅曾於理大外遭警方登記身份證的友人先行過關。詎料,該友人在離境大堂打算用身份證通過e-道時,被入境事務處職員截停並帶往房間扣查。K與其他友人見狀,遂折返離開機場。K其後得知,被扣查友人事後遭帶返警署,警員並以暴動罪名拘捕他,暫時不准保釋。

K質疑警方對他既未拘捕、亦無通緝,「你冇話過我唔可以出境,你只係登記資料,唔係拘捕,點解你可以响入境處度攔住我,唔畀我出境呢?」他對警方做法深感不滿:「即係我一直留响香港就冇罪,但只要我一諗住離開香港,你就要拉?」

他自言根本沒有出境限制,旅遊證件亦未被沒收,但他已不敢再嘗試離境,「依家有抗爭者响我哋面前咁樣畀人拉咗,咁好明顯佢唔會畀我哋出境」。他批評警方限制市民人身自由:「乜都保障唔到!你講到明話登記完就算,但原來唔係,即刻秋後算帳。」

他更聽聞有部份學生相信警方之言登記資料,但不久亦與他面對相同遭遇,「有個record响度,佢鍾意幾時搞就幾時搞?我當佢呢一世都唔拉我,咁冇理由我呢一世都唔可以出境嗰喎」。

有義務律師坦言,青年K現時頻臨壓力爆煲,自覺處境猶如逃犯,「佢問係咪呢世都要匿埋,點解要迫到佢咁」,形容警方正製造白色恐怖,「一係你就拘捕佢囉,帶佢上法庭,堂堂正正提出保釋條件」。他批評警方今次猶如透過隨時拘捕,變相向市民施加出入境限制,極不合理,「唔好呃人哋行出嚟,等人以為最多只係登記,但係原來會被捕」。惟因現時K既未被拘捕、亦非遭羈留,「唔可以申請人身保護令」,故法律程序上可做的有限。

律師陳惠源則指出,警方會因應個別情況,准許被捕人士自簽擔保、或以現金保釋外出。但除此之外,警方無權施加任何附帶保釋條件,包括沒收旅遊證件或限制出入境。只有法庭才有權施加相關保釋條件。警方今次做法,根本是以行政手段侵犯《基本法》賦予市民的出入境自由,做法完全不合理,質疑警方濫權。

大律師陸偉雄則指,即使是被捕人士,「一日未上庭,一日都唔可以限制佢出入境自由」。況且現在相關人士既非被警方通緝,亦非下落不明,「佢當然可以自由活動,冇理由限制佢,咁樣好大問題」。陸形容警方做法罕見兼奇怪,「點解當時唔拉,依家又拉?」

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