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防暴警員在處理示威活動期間,不時被拍攝到情緒失控或有異常舉動。9月15日監警會例行會議上,監警會委員錢志庸借提問時間向警方大吐苦水,指早前協助被捕者到警署錄口供時,一名超時工作的刑事偵緝人員(CID)突然「跳掣」,情緒越來越激動,又不斷向作為律師的他提問及錄取口供,形容情況如同「跳離咗」。

錢續指,當時曾向警署警長反映事件,惟一度不獲理會;最後翻查該份口供時,更發現「寫到唔知似咩」。

身為執業律師的錢志庸曾擔任「幫港出聲」法律顧問,早前曾在「港人講地」撰文,以及舉行記者招待會,分別力撐《國歌法》及「港版國安法」。

警方心理專家9月15日在監警會會議上,簡介警員心理狀況,其後進入提問環節。委員錢志庸突然開口憶述往事,他指,早前某天約凌晨2時,他陪同被捕者到警署錄口供,當時一名超時工作的刑事偵緝人員突然向他發問及錄取口供,「(CID)攞攞吓(口供)突然間跳起身,變咗第三、四個人跳咗出嚟(恍如變了另一人),就問我嘢,問完就問嗰個被捕人士,變咗我係主角。」

錢志庸形容,該名CID當時恍如「跳離咗呢個環境」,錢似心有餘悸地表示「唔記得佢有冇陀槍」。他續稱,事後向一名警署警長(俗稱「士沙」)反映情況,「我話你哋個兄弟有問題、精神病喎!佢自己跳離咗(環境),唔應該問我攞(口供)㗎嘛!」惟對方不予理會,僅稱「無嘢嘅」。

錢指,其後繼續錄口供時,該名CID「越嚟越癲」,故他再次要求士沙處理,否則將要求他寫報告記錄在案。最終對方「迫住要理」,並將「跳掣」CID調離原有崗位。

錢志庸稱,最後事件中所有被捕者均獲釋,惟翻查該份口供時,發現該名CID「寫到唔知似咩」。

錢自言只是以自身經歷向警方作出提醒,「你哋唔好覺得心理問題係簡單,因為你哋嗰啲人揸住槍,有少少alert(警號)唔好咋睇唔到」。

有份出席會議的警察高級臨床心理學家麥詠芬則回應指,認為錢的經驗反映心理健康的預防工作很重要,稱會提醒警員對心理壓力保持警惕,如出現狀況時要盡早尋求協助。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c)對良好秩序及紀律有損的行為;

蘋果日報(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