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 6 月的反修例運動至今已歷時 9 個月,警方拘控行動未曾停止,逾 7,500 人被捕,約 1,200 人被控暴動、非法集結、襲警等罪,被帶往法庭應訊。《立場新聞》整理上述案件,發現至少 100 名被告,因傷留院缺席首次聆訊,不少被告到庭時有明顯傷勢,當中至少 20 人投訴遭警方拳打、面朝地拖行或以警棍襲擊等,身體多處腫脹瘀傷,有人門牙崩掉一半、暫時失去聽力或視力、甚至有人須坐輪椅出庭。

另外,至少有 8 人投訴遭警方拘捕時受傷骨折,或遭警方毆打至骨折,有女被告兩條肋骨骨折或手骨斷裂;另有 3 人遭警員以警棍襲擊至頭破血流,須縫 2 至 6 針不等。

根據《立場新聞》記者庭上所見及綜合傳媒報道,約 20 名投訴遭警方毆打的被告上庭時有明顯傷勢,部分人沒有反抗下仍遭警方暴力對待,有年輕被告出庭時右臉完全腫起,右眼無法睜開、18 歲女被告上庭時戴有頸箍、22 歲理大生稱遭多名警員以警棍毆打,出庭時輕微跛足,又曾遭警以警棍毆打其左眼,令他短暫失去視力、以及有 15 歲被告稱被捕後遭警員毆打及掌摑,令他右耳一度失去聽力。

警方回覆《立場新聞》有關最新檢控數字的查詢指,由去年 6 月 9 日至今年 2 月 20 日,警方於各區示威活動中共拘捕 7,549 人,當中 1,191 人已遭控告,罪名包括參與暴動、非法集結、襲警、藏有攻擊性武器等,當中被控暴動罪者佔近一半人,多達 553 人。

於 1,191 名被告中,有 242 人來自理大衝突事件,佔整體兩成,亦是自反修例運動以來,警方單日拘捕人數最多的案件。拘捕數字固然驚人,但在理大衝突中,因遭受警暴而受傷的被告人數同樣不容忽視。被控暴動的 242 名被告,有 53 人因傷缺席首次聆訊,佔逾兩成,不少被告出院後帶著明顯傷痕上庭應訊。以下為11月18日暴動案被告因傷缺席首次聆訊的部份事例。

2019 年 11 月 18 日聲援理大   242 人被控暴動 53 人因傷缺席首次聆訊

去年 11 月中理工大學連日遭警方重重包圍,校內多人被困,242 人於理大外圍一帶聲援時被捕,全部被控以暴動罪,案件去年 11 月 21 日首次提堂,當中 53 人因傷留院缺席聆訊,辯方投訴多名被告遭警方暴力對待:
–  25 歲男建築工人遭警員刻意拳打其左肩傷口,要求他全裸站在冷氣風口,抬高臀部,拖延 18 個小時才獲往院,留醫證實左肩骨折
–  22 歲建築工人遭警員兩度用警棍大力敲打後腦及大腿,後腦須縫兩針
–  24 歲廚師遭不知名警員用拳頭打向左眼,出庭時左眼腫脹
–  25 歲男文員被捕時沒有反抗,仍遭警棍「打無數下」,左手手掌骨折,延誤 42 小時才送醫,傷口發炎,無法縫針
–  17 歲學生遭警員拳打及踢頭,面貼地下拖行,面部擦傷,及後遭警方「叉頸」,呼吸困難
–  21 歲男學生於警署遭身份不明警員以棍重擊頭,右臉完全腫起,右眼腫至無法睜開,雙眼亦有紫瘀傷
–  22 歲男學生被制服後仍遭警員以警棍毆打及噴胡椒噴霧,並拖行他約 20 秒,令其門牙崩掉一半
–  18 歲女被告庭上戴有頸箍,左手綁有繃帶
–  19 歲女被告被捕後沒有反抗但遭警員拖行,以伸縮警棍毆後腦及身體,致其短暫暈眩,腿部瘀傷,左手鎖骨更斷裂須做手術

理大衝突以外,部份涉及多過一名被告的案件,均有一成至四成被告因傷未能出席首次提訊,當中甚至有案件出現全部被告缺席。

2019年
8 月 3 日 黃大仙衝突 3 男控襲警 全部留院
– 20 歲男學生左臂骨折,傷口有碎骨,出院後穿病人服到庭,左手包紮掛有承托
– 另外兩被告分別右眼受傷﹑鼻子左邊紅腫,眼部受傷

8 月 5 日  荃灣刑毀交通燈 5 男女被控  2人留院
– 32 歲女被告被捕期間受傷,兩條肋骨骨折
– 22 歲大學生遭警方以臉朝地面方式制服,後腦、左臉及左腳受傷,疑出現腦震盪

8 月 11 日 尖沙嘴衝突 17 人被控非法集結或暴動 3人留院
– 24 歲大專生被捕時已遭警方完全制服,但仍用圓盾壓著其左臂,令他骨折
– 18 歲男被告腦部受傷

9月21日 圍堵旺角警署 理大學生輕微跛足 短暫失去視力
– 22 歲理大學生被告於旺角警署遭多名警員以警棍毆打,令其雙腳不良於行,出庭時有輕微跛足
– 2020年 1 月受審時被告投訴,警員用警棍毆打其左眼,令他短暫失去視力

10 月 6 日 反《禁蒙面法》灣仔衝突 14 人被控暴動等罪  6 人留院
–  21 歲理大女學生被捕時遭警棍扑頭,須縫 6 針和住院 4 日,上庭時右額貼有膠布
– 13 歲被告被捕時遭警方用力「㩒」後頸,使後頸紅腫,後腰有傷,須接受骨科診斷
– 16 歲被告被捕時,曾因遭警棍毆打右臂而送院

2020 年
1 月 19 日 旺角衝突 16 歲男學生涉襲警 輪椅出庭
–  案件1月21日首次提堂,被告因留院缺席聆訊,同月23日出院,被告坐輪椅出庭
–  被告投訴警方制服他後,仍以警棍毆打其頭和腳,警車上再度毆打其傷口,他在旺角警署內再被警員繼續毆打

2 月 2 日 反對徵用「翠雅山房」作檢疫中心 男學生頭部須縫3針
– 24 歲男文員投訴於警署內被人以黑色膠袋、布袋笠著「由頭打到腳」
– 18 歲男學生出庭時頭頂貼著有紗布,據悉他被捕時被警打傷頭部,須縫3針

3 月 2 日  15 歲男童涉於牛頭角向警員X淋通渠水 右耳短暫失去聽覺
– 辯方投訴,被告被捕後遭警員毆打及掌摑,令他右耳一段時間失去聽覺
– 被告 3 月 7 日上庭時仍未完全恢復聽力,控方在庭上讀出控罪時,被告一度表示不能聽清楚

三宗爆炸品發現案 6 男女被控 2人骨折留醫
– 36 歲及 29 歲男被告被捕時受傷骨折須留醫

除了身體上的暴力對待,不少被告亦在法庭上投訴遭警方言語威嚇,當中包括威脅人身安全、以被告女友及親人作要脅。至少兩名女被告投訴警員揚言要強姦她﹑一名男被告指控警員恐嚇雞姦他。以下為部份事例。

2019 年

9月2日   三人被控串謀損壞油塘港鐵站 警員以警犬威嚇
– 被告投訴被捕時遭警員以警犬威嚇,要求交出手機及密碼,有警員更指:「隻狗未食早餐,再嘈搵狗咬你」

10月1日 黃大仙衝突 15男女被控暴動
– 被告遭警方恐嚇「你哋咪繼續出嚟囉,我收工抬埋支炮出來,咪一槍一件囉」

11月18日  聲援理工大學外圍開花   男女被告控訴警恐嚇強姦/雞姦
-19 歲女被告於警署內遭男警威嚇:「有冇俾人姦過?出面間房就係強姦房,你信唔信?」
– 16 歲男學生投訴,有無號碼兼蒙面的「速龍」恐嚇他:「帶你哋去新屋嶺雞姦!」

11月12日  三罷行動女副學士生涉管攻擊性武器 投訴男警恐嚇強姦
– 女被告遭帶上警車後,車內一名男警恐嚇她:「信唔信喺到強姦你?」,亦有兩名蒙面男警在無預警之下掌摑她,並以粗言罵她「臭X」

2020年

三宗爆炸品發現案 6 男女被控
- 25歲被告與女友一同被捕,辯方投訴有警員曾指他最好招認否則會「搞你女朋友」、「其他有啲被人打得好慘,你係咪想試吓?」

1 月16日 上水水喉通炸彈案   29 歲男戶主被控 家人連工人一同被捕
– 辯方指警方分兩日進行搜查,突然拘捕被告的妻子、母親及工人
– 投訴警方拒絕律師陪同被告錄口供,更要脅若被告不招認,會「造死你太太、媽媽」

由於案件眾多,且部份被告缺席首次聆訊時,其律師代表並無透露被告的缺席原因,亦有律師於庭上投訴時僅表示被告曾遭警方以過份武力對待,沒有透露具體指控,故《立場新聞》是次未能盡錄所有因傷缺席首次聆訊及投訴遭警方毆打的案件,相信實際情況較收集數字為多。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j)在執行職責的過程中,或在關乎警隊履行任何職責或職能方面,作出在要項上屬虛假的陳述;
(k)不合法或不必要地行使權能,引致其他人或政府蒙受損失或損害;
(m)其行為刻意致使公共服務聲譽受損。

《香港法例》第427章《刑事罪行(酷刑)條例》第3條 – 酷刑:
(1) 公務人員或以公職身分行事的人,無論屬何國籍或公民身分,如在執行公務或本意是執行公務時,在香港或其他地方蓄意使他人受到劇烈疼痛或痛苦,即犯施行酷刑罪。

《香港法例》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24條:
禁止某些恐嚇作為
任何人威脅其他人 ——
(a)會使該其他人的人身、名譽或財產遭受損害 ;或
(b)會使第三者的人身、名譽或財產遭受損害,或使任何死者的名譽或遺產遭受損害;或
(c)會作出任何違法作為,
而在任何上述情況下意圖 ——
(i)使受威脅者或其他人受驚;或
(ii)導致受威脅者或其他人作出他在法律上並非必須作出的作為;或
(iii)導致受威脅者或其他人不作出他在法律上有權作出的作為,
即屬犯罪。(將1920年第13號第2條編入)

立場新聞(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