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敗政權養大巨獸 醫護親聽「做咩剝晒我啲衫」


2019年6月至今,逾7,000多人因涉及逆權運動被捕,被控的1,200多人亦陸續上庭。當中至少50名被告透過律師於庭上投訴在被捕或拘留時遭到警方拳打腳踢,或以警棍等襲擊,導致腦震盪、骨折、視力僅餘三成等嚴重創傷,更有至少100名被告因傷缺席聆訊。單是11月18日於理大及周邊地區被捕的242人當中,就有53人需留院而缺席聆訊。數據說出真相,警暴赤裸裸呈現於我們眼前。

 

理大圍城首天,51名醫護及記者雙手被反扣於背後坐在地上被捕的相片,令人震怒,阿仁(化名)是其中的一名醫護,被捕後所經歷的,令他患上創傷後遺症,要服藥和定時覆診,那一夜,發生了他沒法想像的事。

他曾於公立醫院專科門診任職醫護人員,11月17日晚上,他在理大附近疏導正在離開的市民,突然有一隊防暴警用槍指向他,然後衝向他、把他按在地上用警棍打他,阿仁身形健碩,捱了幾棍不算甚麼,但言語上的侮辱,他卻無法啞忍。醫護輪着被搜身,一名督察對他說:「你呢啲死曱甴,留喺世上有咩用。」他忍不住回應一句:「唔該你面對住自己套制服同人格,講嘢講得清楚啲、乾淨少少,唔好貶低自己、矮化自己嘅種族。」

然後,這名督察竟然從附近拾起一支汽油彈,對他說:「你哋啱啱掉呢支嘢嘛,依家還返畀你。」正想把汽油彈塞進阿仁的背包,但背包已裝滿東西沒有位置,早前的搜身過程亦一直有錄影,證明袋中沒有任何汽油彈,「指揮官見到呢個情況,對佢喝止,其他同事亦制止咗佢,所以先無成功插贓嫁禍!」

在警署拘留期間,被捕者被打至頭破血流的畫面,當然不會缺乏。「唔少示威者被打到頭爆,被幾個警員拖行,佢已無晒知覺。亦有人血流滿面無晒意識,警員一面拖住佢,一面用棍打佢塊面,叫佢咪扮嘢起身行」。

昏迷繼續打 羞辱聲不絕

即使自己並非示威者,在警署內亦絕不好受,被捕10小時後有警員問他何時願意錄口供,他說想見律師,「佢用警棍不斷喺我身上下搓動施壓,話有嘢講就好講,唔講就留返拜山先講」。警署內他們再次被搜身,因為太多被捕人士,沒有足夠的搜身房間和拘留室,所以只能在一間大房內,以黑色木板隔成小區,他知道同時間有人被搜身、有人被打、有人正在見律師,全沒私隱可言,突然一聲女孩的尖叫,令他毛骨悚然。

「個女仔大嗌:『做咩剝晒我啲衫?做咩摸我?』佢大聲尖叫同喊。」阿仁感慨,即使聽見女孩被羞辱的聲音,或是眼看最少五、六人被打至滿頭是血,肢體呈紫色及滲血,當時「肉隨砧板上」,根本愛莫能助,「佢哋已昏迷,我肯定佢哋腦已受創,打極都唔醒,點解已昏迷都仲要打?打到佢哋骨折!」有警員甚至在他面前戲謔:「呢度成班醫護啊,唔使去醫院喇!慳返!」

16歲的他,實在沒法承受親歷近乎瘋狂的警暴。

蘋果日報( 報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