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鄺俊宇遭暴力拘捕 拉出馬路踩頭壓頸制服 疑老屈掟水樽無條件釋放


防暴警5月10日晚在旺角向記者市民大肆濫暴,其間防暴警更將立法會議員鄺俊宇推跌地上,用膝頭壓着鄺俊宇頭部,將鄺雙手反綁帶上警車,送往紅磡警署扣查,及後需送伊利沙伯醫院治理。翌日警方聲稱,鄺俊宇是因「將一個水樽丟向現場警務人員的方向」,而涉嫌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被捕。

仍在留醫的鄺俊宇其後在facebook專頁發聲明,指自己一直以來都以議員身份於前線監察警方行動,並緩衝警方與市民之間的衝突,其後作出嚴正澄清:「絕對沒有向警員丟水樽!」

另外灣仔區議會主席楊雪盈在fb發帖,指自己是當時在現場目擊事件,並提供不同傳媒片段佐證,稱事發時,防暴警以胡椒噴霧驅散記者,當中有一名長者夾在人群中間,鄺俊宇便上前線救出長者,交給楊雪盈引導長者離開,其間鄺俊宇雙手均沒有水樽。

楊雪盈續指,鄺俊宇一手持大聲公,另一手扶着喇叭,呼籲警察冷靜,但警員未有理會,甚至向鄺俊宇和記者噴椒,隨後警員將鄺俊宇推倒地上,用膝頭重壓他的背部及頸部。楊雪盈批評,警方指控鄺俊宇的有關罪名是「莫須有」,呼籲公眾廣傳事件真相,還鄺俊宇清白。

立法會議員鄺俊宇5月11日晚上10時在伊利沙伯醫院會見傳媒,並向在場記者展示傷勢,指自己「周身傷」,額頭及手腳都有瘀傷,又明言「我嘅傷唔係好傷,最傷嘅係香港人」。他憶述5月10晚在旺角喝止警察期間,阻止他們再向在場的記者噴胡椒噴霧,惟對方竟突然衝上前,將他制服按在地上,並以涉嫌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將他帶返紅磡警署。當時他出現氣促情況,於是由救護車送往醫院治理,經醫生檢查後證實他有發燒,於是要他留院觀察。

他指事發時手上沒有水樽,所以沒有向警員丟水樽,「究竟水樽何來,呢樣嘢真係非常之諷刺」,遂向警方表示拒絕保釋,其後警方以無條件將他釋放,「當時楊雪盈喺現場帶走中咗胡椒噴霧嘅婦人,就係因為咁,所以先有目擊證人證明我手上根本冇呢樣嘢(水樽)」,認為公道自在人心,又感激在場的傳媒還原事發一刻的真相。

《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39條:
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
任何人因襲擊他人致造成身體傷害而被定罪,即屬犯可循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3年。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相關事件:0510全港和你SING

立場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城市廣播(即時)

城大編委(即時)

港大學苑(即時)

浸大編委(即時)

Facebook(影片)

HKUSUCampusTV(影片)

高登討論區(圖片)

PSHK(圖片)

 

後續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NOW新聞(報道)

鄺俊宇議員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