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乘客在車內揮動光復香港旗幟 全車連司機被捕 警迫乘客向警道歉


3月31晚,鴉蘭街與彌敦道交界,有一輛的士行駛至鴉蘭街附近,與在場市民齊唱「願榮光歸香港」,的士上有人揮動旗幟。

之後防暴警察到場,喝令車上乘客下車,並截查司機及乘客包括一名約十歲小童,其間搜出一支印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之旗幟時,指:「型係要付出代價。」其後警察亦指令被搜查女子大聲道歉。旺角北區議員蕭德建到場瞭解情況,但在場警員並未理會。

警方說,當時一輛的士沿彌敦道慢線往旺角方向慢駛,行車期間的士不斷響號及高聲播放音樂,車上有乘客伸出車窗揮舞旗幟。警方認為,他們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影響其他車輛及道路使用者,車上3男1女,年齡介乎12歲至28歲,涉嫌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被捕。

「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罪名一般指《公安條例》第17B(2)條,雖然條文的標題是「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但不代表擾亂秩序就等於犯法。條文清晰列明,控方首先要證明被告作出擾亂秩序等行為,然後須再證明被告意圖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或其行為相當可能導致社會安寧被破壞。

根據2013年終審法院在《周諾恆案》的判詞,即使被告本人破壞社會安寧也不可被判罪名成立,因被告必須是企圖激使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或其行為相當可能導致他人破壞社會安寧,才算是違反此罪。至於「破壞社會安寧」的定義,終審法院採納英國案例R v Howell的解釋,即當一個人(1)受傷或相當可能受傷、(2)其財物受損或相當可能受損或(3)懼怕自己會受傷,社會安寧就已被破壞。

執業大律師郭憬憲強調,法庭案例已多次指出,單純擾亂秩序不會構成犯罪,警察不應單憑字面解釋,覺得一個市民擾亂秩序就作出拘捕。更何況,以本案為例,郭認為純粹在的士上唱歌及揮旗,最多只是違反一些交通規例,根本未達到《公安條例》下擾亂秩序的程度,連首個控罪元素都滿足不到,遑論進而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他批評警察完全錯解法律條文,拘捕行動荒謬,侵犯市民的人身自由和人權,應該受到制裁。

執業大律師黃宇逸質疑警方曲解法律,他同樣認為相關行為不構成擾亂秩序,所以不會干犯17B(2)。他又指,若警察的邏輯成立,市民參與和平遊行時唱歌及揮旗,一樣會被指控為公眾地方行為不檢。黃強調,即使一個人擾亂秩序,只要他沒有煽動身邊人使用暴力,一般就難以構成破壞社會安寧;而警察受過專業訓練,理論上亦不會因為一首歌和一支旗就動手打人,所以社會安寧亦不會受到破壞。

終審法院在《周諾恆案》亦表明,法律假定警員一般不會以暴力回應侮辱等行為,實際上可以排除警員會非法地用暴力回應擾亂秩序行為的可能性。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j)在執行職責的過程中,或在關乎警隊履行任何職責或職能方面,作出在要項上屬虛假的陳述;

相關事件:0331太子831襲擊事件七個月

PSHK(即時)

Facebook(即時)

Facebook(即時)

浸大編委(即時)

丘品製作(影片)

小眾網塺(圖片)

香港電台(報道)

蘋果日報(跟進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