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警隱瞞離婚霸佔宿舍逾15年被控欺詐 涉及房屋福利逾220萬元 僅判緩刑


前男警自 05 年起,向警方隱瞞已離婚,繼續霸佔荃灣綠楊新邨的警察已婚宿舍單位 15 年,詐騙公務員租金津貼逾 221 萬元。他早前承認一項欺詐罪,求情稱「活喺自己世界裏面,仲係好掛住我前妻」,獲主任裁判官羅德泉主動關心。辯方2021年2月11 日在西九龍法院作進一步求情,指男警案發時無法接受離婚現實,連患有持續性抑鬱症狀(Prolong Depressive symptoms)也不自知,只藉留住宿舍「睹物思人」,希望前妻有朝一日會回心轉意。羅德泉判刑時同意被告的心理狀況有醫學診斷佐證,絕非空談,終判監 4 個月,緩刑一年。

羅德泉最後更嘆謂,「希望本案終結後,某啲環節都應該劃上句號。」

被告李德明( 50 歲)承認於 2005 年 1 月 22 日至 2020 年 7 月 13 日,意圖欺詐並藉欺騙向警務處隱瞞離婚,誘使警務處於被告不合資格下繼續分配位於荃灣綠楊新邨某室的部門宿舍,導致被告獲得利益及或使政府蒙受不利。

被告無資格下享房屋津貼逾 221萬

案情指,被告於1988年加入警隊,1996 年與陳玉欣(譯音)結婚,2002 年 4 月申請荃灣綠楊新邨已婚人士宿舍,同年 7 月獲發單位,並簽署承諾書、聲明書、一般條件等文件,承諾如果提供的資料有仼何變更,會有 30 日內向警務處處長申報。

被告於 2005 年離婚,理應不能再享受公務員房屋福利,但被告多年來隱瞞離婚狀態,佔用宿舍,直到警方收到匿名投訴。警方調查後發現,被告在離婚後,曾申報更換了手提電話,顯示他知道若有仼何資料變更必須申報。被告亦在 20 多名前主管的年度報告中簽署,但所有報告均報稱被告已婚,被告並無要求主管更改資料,可見他有意圖隱瞞。

政府物業主管計算過涉案宿舍於 2005 年 1 月 22 日至 2020 年 7 月 19 日(下稱該時段)的租金,為 175 萬5 千元,被告因享有公務員福利,只交了23 萬5 千元,即他無資格地享受了 151 萬 9 千元。警察財務部亦計算了被告於該時段的利息,為 69 萬 5 千元。被告在無資格下享受的房屋津貼總數為 221 萬 5 千元。

被告於 2020 年 7 月 14 日歸還宿舍,並在同日向警隊請辭,及後 10 月被捕和起訴。

求情「一直等緊老婆返嚟」

李德明早前親自求情時指,自己犯案是因為「活喺自己世界裏面,我仲係好掛住我前妻」。他稱:「我成日都覺得佢(前妻)會返嚟我身邊,所以我要守住我同佢曾經一齊的地方。但原來到而家我知道自己的諗法係錯誤,因為我知道佢唔會再返嚟。」

被告續稱,事件發生後,他申請提早退休,打算將退休金全數償還給政府。他透露,申請提早退休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我唔知點樣面對其他人」,又剖白「呢幾十年呢,真係好痛苦,到呢刻其實都係個解脫。」

官主動關心被告「咁你之後點呀?」

主任裁判官羅德泉隨即關心被告,根據案情涉及房屋津貼超過200萬,「你有無咁嘅能力(償還)?」羅德泉又提到,被告提早退休,有一筆退休金及每月長俸,但若被告用來償還債務,「咁你之後點呀?」

被告解釋,打算將所有退休金用來還錢,每月長俸則用作生活費及照顧家人。羅德泉詢問被告有沒有兒女,被告稱沒有,但表示母親剛過世,現時與胞弟同住,羅德泉隨即關心:「(喪)事辦好未?」

羅德泉問「係咪真係個損失咁大?」,稱被告本來合資格,之後才不合資格,「但不過係一個人佔咗個已婚宿舍」,又問單身警員「唔會咩福利都無?」控方回應稱,單身的警員不能享受仼何房屋福利。

羅德泉表示考慮判刑時,會將被告視為有賠償或合作賠償,「唔會話因為未賠償,而有仼何不利的判刑」,加上被告的「大糧(退休金)」現時亦被警方拘起。

辯方表示,被告上次認罪後,因媒體廣泛報道,受到一定影響,故不願詳述被告背景報告的內容。辯方指,兩名心理醫生診斷被告在案發整整 15 年間,因無法接受離婚現實而出現持續性抑鬱症狀(Prolong Depressive Symptoms ),需依靠留在宿舍得到心靈上的慰藉。而 15 年來,被告一直維持與前妻的習慣,包括每朝收聽電台節目、家中擺設亦從未更換,以致造成衞生問題。

被告被捕後一個月 母親因病離世

辯方呈上數封求情信,其家人形容被告性格被動,很多時認為自己有能力處理問題,故不會讓告訴身邊人。他們待事件發生後,始知道被告過了 15 年仍未釋懷。辯方透露,早已離家出走的被告父親曾對母親施暴,令被告認為如日後遇到心愛的人,絕對不讓她受到傷害,好好維護婚姻。辯方又指,被告母親罹患末期肺癌,在被告被捕後一個月與世長辭,在被告心中留下遺憾。

被告前妻今到庭支持,她認為被告是個思想簡單的人,並憶述當初兩人離婚時,被告萌生自殺念頭,幸而她立即關心,才不致於進一步惡化。被告前妻得悉被告犯案後,陪同他見心理醫生,經診斷及藥物治療後,他終於接受離婚事實,正朝着康復的道路進發。

羅德泉閱過求情信後補充,被告前妻強調被告並非為騙取房津犯案,而是因為他的性格不決斷、未能接受現實及對完整家庭的執着,現時被告已開始清醒且放下。

辯方指警員是「夢寐以求」的職業 獲上司求情

辯方續指,警察是被告夢寐以求的職業。他小時候與母親逛街時被搶去錢包,未料向警員求助後,竟被敷衍了事。此事促使被告立志日後要成為警察,幫助他人。其後,被告得到上天的眷顧,在 17 歲時實現自己的志願。被告加入警隊 32 年,上司對其評價相當高,在大部分項目均取得甲等成績。被告的上司、即警長亦為他求情,稱被告被捕後,對他說的第一句話竟然是:「我仲係好愛前妻!」

辯方形容此案是一椿悲劇,被告因性格問題,不能向他人好好表達,最終積累成心理問題,被告犯案只為得到心理的慰藉,並非貪圖錢財上的得益,苦苦盼望前妻有朝一日會回心轉意,但現時已知錯,對警隊同僚及家人深感愧疚。被告案發後提早退休,承諾會與警務處商討賠錢事宜,並將退休金用作償還騙款。他現時亦積極尋找工作,望減輕家人負擔之外,同時還清債務。基於以上種種因素,辯方希望法庭可判處非監禁式刑罰。

羅德泉判刑時稱,被告非法佔用宿舍,以致其他警員失去入住機會,加上犯案時間長達 15 年,故以 6 個月監禁作量刑起點,扣除認罪減免後,總刑期為入獄 4 個月。羅德泉認為被告心理問題並非空談,而是有醫學診斷佐證,故下令以緩刑 12 個月處理,並告誡被告「希望本案終結後,某啲環節都應該劃上句號。」

《香港法例》第212章《盜竊罪條例》第16A條:
欺詐罪
(1)如任何人藉作任何欺騙(不論所作欺騙是否唯一或主要誘因)並意圖詐騙而誘使另一人作出任何作為或有任何不作為,而導致 ——
(a)該另一人以外的任何人獲得利益;或
(b)該進行誘使的人以外的任何人蒙受不利或有相當程度的可能性會蒙受不利,
則該進行誘使的人即屬犯欺詐罪,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14年。
(2)為施行第(1)款,任何人如在進行欺騙時意圖藉所進行的欺騙(不論所進行的欺騙是否唯一或主要誘因)誘使另一人作出任何作為或有任何不作為,而因此會導致該款(a)及(b)段所提述的兩種後果或其中一種後果產生,則該人須被視為意圖詐騙。

蘋果日報(報道)

明報(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