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學生記者手機遭胡椒球彈破壞入稟索償 律政司指警方使用胡椒球槍時沒有謹慎責任


理大學生記者陳斐揚2019年11月「黎明行動」期間,採訪警方驅散人群情況,其間遭警員發射胡椒球毀手機。學生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向代表警隊的律政司追討788元手機維修費用,律政司則向法庭申請剔除申索,指警方使用胡椒球槍時沒有謹慎責任,惟遭裁判官反問:「咁你點射都得啦?」又質疑其陳詞前後矛盾,終駁回其申請。律政司另須向申索人賠償42.2港元的訟費,款項包括車資及影印費。案件定於2021年5月4日開審。

案件今在小額錢債審裁處再訊時,律政司以申索瑣碎無聊、無理纏擾為由,申請剔除申索。

署理主任審裁官葉樹培則指,律政司先後呈上兩份申請陳詞,但內容矛盾。首份陳詞指當天警方是進行防暴行動,後來的陳詞則改稱警方當時是驅散人群。葉官問警方的立場是否意味當時沒有暴動,警員只是驅散聚集的人群。律政司代表回答,內容只是根據申索人的陳述書描述而撰寫,葉官反問:「咁警方有立場㗎嘛?」代表隨即詢問律政司意見,其後回答當時警方正進行防暴行動。

官問:「要指引嚟做咩呢?」
葉官又指,律政司的陳詞指警方使用胡椒球槍時沒有謹慎責任。葉官反問:「咁你點射都得啦?你冇謹慎責任咁唔使規範啦,要指引嚟做咩呢?」律政司其後一直答非所問,沒有正面回答,葉官直言如果對方未能解答其疑問,他傾向不會接納剔除申請,因律政司的說法非常不合理。

另外,律政司的陳詞引用公安條例第46(3)條,指警方若按照公安條例使用所需武力,即使導致他人傷亡或財產損失等,均毋須負上法律責任。葉官表示,上述條例是在46(1)的大前提下才能成立,而46(1)表明警方使用的武力須符合合理需要的程度,但律政司完全沒有提及此大前提,實在不合理。葉官續指:「律政司有成幾百個律師,點解就法律條文唔可以講清楚啲。」

葉官終駁回律政司的申請,指既然有相關守則規限警員使用胡椒球槍,代表警員有謹慎責任,而申索人並非沒有理據支持其申索。

《香港法例》第238章《火器及彈藥條例》第22條:
危險使用或罔顧後果使用火器等
(1)任何人如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而發射或以其他方式處理任何槍械或彈藥,而其方式是相當可能傷害或危害任何人或財產的安全的,或是在罔顧他人安全的情況下發射或處理該等槍械或槍彈的,即屬犯罪。
(2)任何人犯第(1)款所訂的罪行,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7年。

《警察通例》第29章第29-01條:
10. 人員在鬧市開槍,可能危及無辜途人的安全。因此,這類開槍事件需要審慎評估。現行的槍械訓練規定人員必須克制,避免傷及途人。如可能傷及途人,便不應使用槍械。人員應視線清楚無阻才瞄準目標人物開槍,亦要顧及子彈反彈或射錯目標的危險。

《警察通例》第39章第39-05條:
在事發現場的人員,須:
(a) 以互諒互讓的態度,盡量配合傳媒工作;以及
(b) 不應妨礙傳媒的攝錄工作。

相關事件:1111黎明三罷行動

蘋果日報(報道)

明報(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