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權截查拘捕464名市民 逾50小時過程嚴重違反人權


警方腰斬元旦大遊行後,晚上在銅鑼灣大圍捕,截查464人,其中287人被捕,包括三名民權觀察的觀察員、兩名社工及一名新任區議員。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指今次是首次有人權觀察員被捕,強烈譴責警方濫捕,斥警方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準則及國際公約,香港人權監察已通報聯合國人權事務的人員跟進。

早前集體跳船退出監警會國際專家小組、曾批評監警會缺乏獨立調查能力的英國基爾大學自然科學研究院院長Clifford Stott,昨在Twitter發帖,狠批警方元旦日的大圍捕,是客觀性地對《基本法》造成威脅。Clifford Stott在Twitter分享一則港台新聞,內容為警方在記者會上否認濫捕,並稱已多次警告沒有人有權逗留在已被定義為暴動的現場。他在帖文中指,《公安條例》容許警方將活動定性為暴動,每個人身處現場已被渲染為不合法的行為,導致警方可以大圍捕,但他認為此舉是客觀性地對保障和平集會自由的《基本法》造成威脅。

濫捕記者、人權觀察員、社工、區議員、急救員、守護孩子成員

除人權觀察員被捕外,陣地社工透露,兩名協助市民疏散的社工事發時,只是警告警方不要以腿壓住被捕人士,即被警方圍捕;而新任深水埗區議員冼錦豪被證實在銅鑼灣遭圍捕。據悉,有兩名消防員及一名公院醫生亦涉及事件。「守護孩子行動」6名成員、多名義務急救員、SocREC社會記錄頻道1名記者都被拘捕。

警方:部分人可能並無涉案

《星島日報》引消息指,急速大圍捕乃新策略,結果拘捕 400 人,港島總區(行動)高級警司吳樂俊深夜總結行動時承認,部分人可能並無涉案。

港島總區(行動)高級警司吳樂俊表示,係「有一小撮暴徒」阻止和平集會、遊行進行,嚴肅譴責暴徒扼殺市民和平遊行。被問到拉了幾百人,是否可能牽連無辜者,他說,警方在採取行動前,已在銅鑼灣一帶掃蕩,相信和平理性的遊行人士已經離開,之後再有人聚集堵路才出擊。不過他承認可能有部分人並無涉違法行為,強調需時調查,如果肯定沒有違法,會無條件釋放。

蓄意阻礙記者拍攝

警方其間更以橙色封鎖膠帶瘋狂擴大封鎖範圍,將多個小巴泊在路旁阻礙記者拍攝。銅鑼灣波斯富街及怡和街約兩百名市民遭警察兩旁夾擊,被扣留在街頭截查至少3小時,有獲釋的市民指,警員沒有即時處理身體不適的人士,最終有人因心臟不適送院。

延誤救傷

在銅鑼灣獲釋的市民引述指,一名男子在銅鑼灣廣場被扣查期間感到不適,並曾向警員指自己有心臟病,警方隨後將該男子「拉出出面」,更笑稱:「遊行都幾個鐘,你又唔話自己有心臟病」。該名男子昨晚8時許被扣查,在逾3小時後、於晚上約11時仍未獲得治理,最終要由救護車送院。另外亦有一名女子疑哮喘病發,但警員卻沒有讓她服藥,惟未知女子其後的情況。

該名獲釋市民亦講述被圍捕經過,指自己當時只是經過銅鑼灣二期對出,「向灣仔方向行緊,(警察)不停射橡膠子彈」。而被扣查期間,遭警方在言語上不禮貌對待,「比較高級警員講晒粗口」。他指,自己獲放行時被女警威脅「暫時放行你哋」、「已經影晒身份證、樣」,批評警方是濫捕。

拒絕送禦寒衣物及飲品

1月3日,早上陸續有被捕者家屬前往北角警署,他們未能入內,在門外守候。由於天氣轉涼,有人士希望將禦寒衣物及飲品交予被捕者,但遭警員拒絕,有警員稱擔心飲品及衣物不知有什麼混入其中,因此拒絕家屬要求。現場有十多名社工為被捕者家屬提供支援。

停車場羈留被捕人士

有離開警署的律師表示,北角警署現時約有170名被捕人士,由於人數眾多,估計被捕人士身處臨時羈留室,即是警方停車場附近的室外位置。

延誤家屬入內、無法與被捕者見面

有曾進入警署的被捕者家屬表示,等候兩小時才獲准進內,但無法與被捕者見面,只能留在報案室大堂數分鐘,放下物資便要離開,警方稱會把物資轉交被捕者。

有家屬指,警方只容許家屬轉交物資,有骨的食物、餐具,水等一律不准帶入。現場所見,不少人士購買漢堡包、炒飯等給予被捕者,但由於等候需時,有家屬抱怨帶至警署時飯餸已變冷。警方擔心食物飯盒有骨,於是用「手」去檢查飯盒,極度不衛生,被捕人士難以進食。

強迫穿著灰色衣服

1月3日晚上 8 時許,被捕人士已被扣查超過 40 小時,約有 40 人獲保釋。在外面等候親友,一有被捕者出來就架起傘陣、甚至更以浴簾和地拖搭出「臨時更衣室」,供他們除下警方提供的清一色灰色衫褲,換上便衫離開。

延誤拘捕程序、剝奪如廁權利

元旦曾被截查的義務急救員,批評警方說法誤導公眾,因據她所見,警方截停現場逾300人後,「罰企」逾2小時均無警員進行搜查,更無視市民要去洗手間的生理需要。她強忍一小時才獲批准如廁,據她所知更有一些市民最終被迫要「就地解決」,極不人道,致使現場遺下一樽樽尿液,令市民無辜蒙羞。

女義務急救員Vicky重提元旦晚的經歷仍忿忿不平,抨擊警方只為羞辱市民,「即場有起碼60個防暴同傳媒聯絡隊,有咁多警力,寧願企喺度睇住我哋,都冇人做search(搜查)。」她與另外20餘名急救員已準備身份證、急救證等文件,惟呆等2小時仍無人理會,「剩係罰企咁。」據她所見,第一批獲放行的市民要等足2個小時至晚上10時才可離開。

期間連Vicky在內約有10名急救員於元旦昨晚約10時許,曾向警員要求去廁所,「有女仔period(來經),真係好需要去,(看守)個警員先肯去請示。」等足20分鐘,涉事警員呼喝示威者,指最多只可讓4人離開去廁所,「結果我哋被迫要揀,大家問邊個急啲,或者畀嚟 period(來經)嘅女仔去先,當時我都冇得去。」Vicky不久即再度提出去洗手間要求,現場警員裝作聽不到,她多次大聲追問,最後忍足一小時,才獲批准去廁所,現場仍有大部份市民不獲批准去廁所。

據她所知,有男士因忍不住而要「就地解決」,在水樽內小便,Vicky指遭圍捕時不許坐下和去洗手間,一眾人要排排企,完全不清楚警方做法,只感到警方有意羞辱市民。現場有警員情緒激動,多次指罵急救員為「垃圾」、「咁就自稱急救員呀?我哋都識救啦。」以言詞挑釁急救員,「佢哋掛住傾偈都唔肯做(搜查)」。她在獲批准去洗手間時,警員卻同時指示她可離去,即是不作拘控,「如果我唔提出(去洗手間),咁咪有排冇得走?」結果最後一批獲放行的義務急救員,要苦候至凌晨12時許才准離開。

買禮物被圍捕

一名撐着枴杖的婦人表示丈夫被捕前工作12小時,本欲到崇光百貨(SOGO)買禮物給女兒,因路經現場無辜被捕,40餘歲的楊太撐着枴杖,由女兒陪伴下於前晚開始在北角警署外苦候丈夫保釋。楊太稱最擔心是丈夫體力透支,並堅持丈夫無辜。她指丈夫在元旦當天上班工作了12時,下班後至晚上7時許仍收到他的手機訊息,「佢叫我哋留飯,因為佢會去SOGO買新年禮物畀個女」,未料之後失去聯絡。;另一名獲准保釋大學生表示,當日參與和平遊行後打算去吃飯及逛街,但在未聽到警方警告下在街頭被捕,多名獲釋者均指警方「絕對係濫捕」。

食飯行街遭圍捕

在北角警署獲釋的陳先生指出,當日有參與遊行,到銅鑼灣吃飯後於祟光門外準備坐車,突然防暴警衝至施放催淚彈,他遂向灣仔方向跑,約8時被截停,至晚上11時正式被捕。翌日早上3時警方提供灰衣服供被捕者更換,因要扣查其身穿的衣服、鞋、電話、書包等。他和其他被捕者被安排在警署內一個有蓋停車場作臨時羈留地點,以鐵馬分隔,每40至50人在一個區域,有膠櫈供他們坐,有毛氈供禦寒。他說,在警署內沒有遭遇辱罵或暴力對待,在拘捕時則有少許語言暴力。

陳先生又指出,警方有提供電話與親友或律師聯絡,因使用者眾多,輪候時間較長,但認為可接受,自己被捕後約12小時後致電親友報平安。他又說,警方有提供一日三餐,「但全部都係火腿」。他40多小時內只錄過一次口供,其餘時間都在等,直至保釋外出。他直指警方「絕對係濫捕」,有人聲稱是露宿者,亦提供「家當」檢查,但都被警方圍捕,最後不知有否被帶返警署。他亦見到一對年長男女,男為退休人士,女持拐杖,表明只是途經現場,同樣被搜查。

30歲男物業主管Marco被扣查48小時後獲准以1000元保釋,3月上旬向警方報到。他表示,當日曾參與遊行,但人龍在灣仔斷開後他便離開。墮入包圍網前,他只是站在崇光百貨外吸煙「諗緊食咩」,等候朋友落班後一同用膳。約7時半,有防暴警察從維園方向推進及驅散,喝令在場市民向灣仔方向前行,他依從指示,亦被防暴警推向前行,卻在另一邊遇上另一隊防暴警察禁止前行,警方包圍網就此形成。

Marco初時與身邊不少市民都誤以為經警方截查後可以獲放行,至當晚約10時半開始見有人被搜身後面向牆坐下始心知不妙,未幾一名女督察宣布在場所有人涉嫌非法集結正式被捕,之後被扣上索帶,逐一被押上旅遊巴帶走,全程約3小時。

Marco被押往香港仔警署,與約60名被捕男子坐在一個相信為簡報室(Briefing Room)的房間,由6名身穿綠色防暴裝的警員看守,「面壁過咗48個鐘」,逐一打指模、影犯人相等手續。他稱,獲安排打電話前,獨居的他最擔心「屋企隻狗會餓死」,至2日早上9時許才獲准打電話,曾打給朋友報平安及要求代為餵狗,但他未有找律師。

被捕後遭羈押的人,寂靜時或會回想被捕時片段,或質問自己會否真的做錯什麼,但Marco斬釘截鐵說「無猶豫,我知自己無錯嘛」,他指事件根本是單純的濫捕,「企喺度就塔我」。「根本濫捕就已經唔人道」,他表示,被羈留期間未有受到不人道對待,亦只有個別警員態度不佳,被捕者交談時曾有警員夾雜粗口呼喝,除此之後最辛苦就是48小時內都不能躺直休息。

一位擁有英國及澳洲公民身份的港人。他表示曾尋求英國及澳洲領事館協助不果,最後成功自行踢保。居於港島的他,表示當日參與合法遊行後,步行回家期間因防暴警察於樓下設防線,被逼到銅鑼灣食晚飯,但卻被圍困於銅鑼灣CitiBank外,最後更以「非法集結」被捕。他透露拘留人士之中不乏一家大細,有老有少,甚至吃飯經過的都被拘捕。對此他感到非常不合理,認為警方是次行動實為濫捕。

1月3日下午約三時許,有兩名年輕男生身穿灰衫褲獲得保釋離開北角警署。其中一人為 18 歲、大一生嚴同學。嚴同學說,當日得知遊行被腰斬後打算吃飯行街,約 8 時經過 Sogo 時被警方喝止停步時,他因聽不到而被圍捕。他指警方點人數時不斷重點拖延,他坐地三小時後才上大巴,期間有被捕者傾計被警員喝罵,把一些人拉到一旁。

恐嚇解鎖電話

百多名被捕者到北角警署後,分別被送進兩個監倉,他們每人被拍照後,便要換上灰色衣褲,處理完畢已是近凌晨三時。期間,警方曾問他拿手機密碼但他拒絕,遂對他說「有必要會解鎖」。他又說,有手足向他轉述,有今日在東區法院提堂的被捕者因不肯解鎖電話,而遭警員「質個頭入馬桶」。

拖延處理被捕人權利

他又指被捕者提出的要求,都被拖延處理,譬如昨晚大批男生要求如廁,但警員不作理會,他們要多次要求之下才能使用廁所。此外,凌晨 3 點他曾要求打電話給家人,延至要到翌日凌晨 4 點才打到。

殘酷剝奪基本權利

嚴同學表示,被拘留的兩日,只獲發毛氈,沒有床只能坐地下休息,十分辛苦。警方提供的食物全是「凍冰冰」,有火腿通粉和「飯都硬晒」的粟米肉粒飯。

有被捕者表示,如不作保釋,警方會將落案被捕的時間調到最後,使他們最後實際扣留的時間增長,甚至超過48小時。

蘋果日報(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眾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即時)

蘋果日報(即時)

蘋果日報(即時)

HKUSUCampusTV (即時)

城大編委(即時)

恆大編委(即時)

Resistance Live Media (即時)

Facebook (即時)

Facebook (即時)

LIHKG (討論)

 

香港電台(跟進報道)

立場新聞(跟進報道)

立場新聞(跟進報道)

立場新聞(跟進報道)

 

立場新聞(訪問)

立場新聞(訪問)

蘋果日報(訪問)

蘋果日報(訪問)

明報(訪問)

眾新聞(訪問)

演藝編委(訪問)

恆大編委(訪問)

Flash Media (訪問)

Facebook(訪問)

Facebook (訪問)

 

法夢(評論)

蘋果日報(評論)

Journesis(評論)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