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捕封鎖理大私人地方超過十日 干犯反人道罪行 環境衛生惡劣 留守者遭受精神虐待


警方圍堵理工大學第8日:

有兩名自稱被困學生及市民代表在校園內見記者,稱現在仍然有數十人被困校園。他們譴責警方限制人身自由並剝削其投票權,又指有被困人士心理狀態極差,有人拒絕進食甚至失去語言能力。

稱今日是變相公投 籲市民投票

該名蒙面的「被困市民代表」阿翔向記者讀出聲明,指今日是反送中運動以來首次變相公投,呼籲市民把握投票權。他指校內仍然有超過30人被困校園,部分人情緒低落、長期處於驚恐狀態,部分人患病及身體虛弱。他們要求警方立即停止圍堵理大。

阿翔表示有部分人心理狀態極差,不願見人、拒絕進食,甚至無法說出一句完整句子。大部分人都在躲藏,不願意出來吃飯,對其他人有極大戒心,有人需要由社工傳遞食物。

「半夜四時許才睡,經常擔心會否有人衝入來,打開門,第二日我就無聲無息離開人世。其實很擔憂這類事情。」阿翔形容每次開門都感到擔心,相信其他意志薄弱的人已經崩潰。

「被困學生代表」Ron亦引述現場社工及醫護人士稱,有被困人士不肯進食,長期處於驚恐狀態,欠缺與人溝通的意欲甚至失去語言能力。有人因為擔心人身安全,而未有接受全面的治療。他表示很希望可以行使公民權利投票,認為如今是被變相剝奪投票權利。

Ron亦要求,理大校方盡快與被困人士接觸,並主動處理目前理大校園的困境。他指校董會主席林大輝雖然曾到場,但卻不大願意和現場人士溝通。他認為理大管理層有責任作出對應。

香港紅十字會今天表示已派出臨床心理學家,到理大提供心理支援服務。紅十字會強調所有服務使用者的個人資料都會保密,組織一直堅守國際紅十字運動原則,不會受對方的背景及政治立場影響,以救助有需要人士為首要考慮。

===

理工大學被警方包圍第 9 天:

理大圍城一星期,校內衛生環境愈來愈惡劣,飯堂內的食材開始出現蛆蟲。

===

理工大學被警方包圍第 11 天:

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早上約8時多到校園內,巡視約一個多小時「一無所獲」,他相信現時「留守者用自己的方法離開了」,他說隨着紅隧解封,校園內外的人士可自由出入,不用爬鐵絲網,旁邊有路可行,可說實質上已經解封。他稱,法律上,理大不是禁區,可自由出入,理大校園從來無被列為宵禁範圍,「費咁多警力圍城,冇法律理據」,警方再於校園外設任何防線是「無意思」,應盡快讓校方接管校園。

他又稱,相信警方無必要進入校園進行搜證工作,恐怕會刺激好多人的神經,亦會破壞過往除校方邀請外,警方不應入校園的慣例。「我自己唔希望警員入嚟,亦無需要入嚟,所謂搜證係無意思,即使搜到一啲嘢,亦唔可以指證到任何人,人都走晒,所謂搜證對日後撿控工作無意思。」借助中大的經驗,校內的危險品應由消防處處理,或可邀請爆炸品處理課專家到場,不需一般警務人員入內。他稱其團隊經過商討,及按現時情況,將不會再重返理大校園搜索。

理大校方今早(27 日)派出約百人,包括理工大學行政副校長盧麗華、副校長衛炳江及楊立偉,進入校園,按學系分組,搜索留守的示威者,以及檢查校內設施破壞程度。理大管理層在搜索行動後會見傳媒,透露搜索行動自早上 9 時半開始至 12 時半,在整個過程中,未有發現任何留守者。

理大行政副校長盧麗華指,繼昨天的 50 人搜索行動後,校方今增加人手至 100 人,包括 3 名副校長、各院校校長、教職員、專業的輔導員及醫療人員等,一共組成 9 個小隊,到每一棟教學大樓「洗樓」。在搜索過程中,校方留意到校園設施,包括課室及實驗室,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壞。

盧麗華指,搜索行動自 9 時半開始至 12 時半,在整個過程中,校方代表未有發現任何留守者。她表示,校方已結合各方資源,盡了最大努力,「校方可以做嘅工作已經傾盡全力去做」。校方要求警方立刻解封校園,讓校方立即展開復修,更重要的是,希望大學的教學及科研工作繼續進行,盡量減少對學生,對科研的影響。

立法會議員許智峯表示,他與多位區議員今日進出校園,並無受到警察的阻撓或查問,基本上是低度設防狀態,他質疑警方為何不正式向外宣佈撤離,「如宣佈撤離,對校方管理是最好的做法。」他估計有機會今日或明日警方會解封校園,擔心會發生不愉快事件。他最擔心有留守者生病或受傷,又不敢出來,時間愈耐情況愈差。

油尖旺區議員余德寶及林健文向傳媒表示,他們在巡邏時見到理大校園一片狼藉,雜物散落一地,「入面好似戰場一梭樣咁」,其中地下位置仍充斥催淚彈的濃烈氣味,感到傷感,「唔知道警方想維持呢個現狀幾耐,既然又冇學生留守嘅迹象,點解警方唔盡快解封?」

晚上,自稱留守的人士晚上向傳媒表示,得知警方明早將進入校園搜證,感到憤怒,呼籲警方切勿進入校園,而危險品亦可交由消防員取走。他續指,留守者對警方零信任,加上校園內多人進出,早已失去搜證的價值。

蘋果日報

立場新聞

立場新聞

立場新聞

香港電台

香港電台

香港電台

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