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救員及牧師獲警方批准進入封鎖線進行急救後被濫捕 牧師多次遭警侮辱「邪教教主」


周日(5月10日)的母親節晚上,防暴警察在旺角涉濫用暴力,有市民、議員、記者和急救員都受到警方的暴力對待,多達230人被捕。經過48小時過後,大部份被捕的市民都陸續獲准保釋離開紅磡警署。除了紅磡警署,更有部份市民被送到位於油麻地友翔道3號的新油麻地警署,基督教儲聖會的姜牧師便是其一。他是「守護孩子」組織的成員,亦是母親節當晚為多名中椒市民急救的義務急救員,卻仍遭警方以非法集結為由無理拘捕,更遭警員譏諷是「邪教教主」,侮辱其信仰。

獲准保釋的姜牧師憶述當天(5月10日)事發經過,他指自己當時的身份是一位義務急救員,約晚上11時許,防暴警察向山東街方向突然推進時,警方截查至少20人,當中包括記者,他們都紛紛「中椒」,以及被要求蹲在龍城大藥房正門等候調查。他指出當時現場是有急救員,但都被在場警員指示不能進行急救工作,姜見狀,向封鎖線外的警員請示上前進行急救。他聲稱得到警方批准後,便進入封鎖線內進行急救。

當處理完8至9個受傷個案後,封鎖線內的防暴警員卻突然走到姜牧師面前,「你唔好扮嘢啊,你都係曱甴嚟咋,坐低啦你」,得到批准入內進行急救的他,對以非法集結為由被捕感到無奈。坐下後,他繼續處理身旁的傷者,期間卻再遭警員言語上粗暴的對待,「又係你阿牧師,邪教教主」,他表示在旺角區時常遇上該名防暴警員。

被送到新油麻地警署後,姜被帶到羈留室等候,他表示在場有30多名男女都被送到上址,其中被捕人士都有要求飲水及致電,警員均批准上述被捕權利。他指出當到其中一位被捕人士致電時,警員不讓該名被捕人士親手撥下號碼,要經警員撥下號碼,該名被捕人士在第一次致電時說錯電話號碼,「唔好意思啊,我講返啱啊」,警員隨即叫該名被捕人士返回羈留室,然後對羈留室內的被捕人士說「一陣間你哋有啲咩權利呢,全部都冇晒啦,因為佢玩嘢,噏錯自己電話號碼,自己電話都可以噏錯嘅咩?」

警員再補充一句,叫該名被捕人士「自己大大聲講一次發生咗咩事,令到我哋所有人失去被捕權利。」姜牧師及後補充,指出在錄口供時,警員一度「暗寸」他是假牧師,要求他即場說一段聖經經文,證明自己是一位牧師。他指更有警員更向他指示「等我又買套衫,揸本聖經出去先」。對於被警員嘲諷及侮辱其信仰,姜指會向警方投訴該名警員。

2020年5月20日更新:

義務急救員AC指,當時獲警員容許進入現場,進行急救約30分鐘後,另一批警員到場後不斷辱罵他,並用電筒照向他,又指「你個急救員唔好郁呀,就係你哋啲人搞到佢哋以為有人幫,先出嚟搞事,你睇戲睇上腦呀?以為自己係戰地醫生?」他只能舉高雙手指是其同事讓他到場,並準備離開,但警方不許,並稱「邊個畀你走呀?你都要坐低,你都係非法集結。」

他又指,事後被押往油麻地警署,警方似有意懲罰被捕人士,例如要求大量被捕男子擠在一個狹窄空間;又指有人因不慎打錯一次電話而被指「玩嘢」,更藉此剝奪其他人打電話的權利。

身兼急救員的姜牧師指,當時獲警方容許進入現場,但其後被其他警員阻止救援,他指有警員刻意踏向在地上爬行的曱甴,並刻意稱「我最憎呢啲曱甴,見一隻我踩一隻」,姜牧師對該警員的心態表示擔憂。他又指有警員拒絕他施救,並稱「因為你係敵對陣營,我唔會接受敵人幫嘅」,可見有警員是仇視示威者及救護員。

此外,他在警車安排的旅遊巴上,安慰一名非常驚慌的被捕人士,而對方只是在附近購物,並有購物單據。姜牧師質疑警方拘捕是否有合理標準。

《基本法》第28條:
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c)對良好秩序及紀律有損的行為;
(m)其行為刻意致使公共服務聲譽受損。

《警察通例》第44章第44-05條:
2. 人員應盡可能以有禮貌的態度進行搜查,並須顧及被搜查人士的尊嚴。

相關事件:0510全港和你Sing

蘋果日報(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