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紅十萬捉拿 藍絲半百警冇搬查令上門圍捕婦人


一名被藍絲懸紅十萬捉拿的婦人,前晚被為數半百的防暴警察及便衣探員上門圍捕,期間約十名防暴警察封鎖大廈地下的街道,擎槍戒備,引起街坊恐慌,被捕人朱女士家人追問送去哪間警署時,更被辱罵是曱甴,害怕得呼叫救命,「仲有冇王法呀?」

朱女士女兒事後十分驚惶,不時狂哭,「好驚,擔心媽媽被人虐打。」

她說,其母一直有情緒病,需定時服藥,亦有社工跟進個案。約兩星期前,其母行經旺角,遇到有人示威,聽到有人說「開遮」,她就跟著「開遮」,之後有一名女子被帶到一邊「私了」,混亂間,其母被拍下照片和放上網,有藍絲更懸紅十萬元「捉她」,自此,就不時有人上住址拍門,其母十分害怕,不敢開門。

到前日十月二十二日約下午三時始,不時有人「拍門」,有街坊見到,除了門外有五、六名男子拍門外,大廈地下更有貌似內地人的男子巡視,形跡可疑,又不時與數名看似便裝探員的男子密酙,有可疑私家車停在路邊,車上坐滿人。

其母不敢出門,女兒於是在大約晚上八時到上址陪她,期間仍不時有男子拍門,「對方有說話,但聽不清楚,隱約聽到『我警告你』。」

「之前有藍絲懸紅和騷擾,我們不知道對方是甚麼人,一直不敢開門。」

到晚上約十一時,門外突然傳出吵鬧聲,有多名男子自稱警察要求開門,同一時間,樓下亦傳出警車聲,朱女士女兒探頭一看,赫然見到有多部警車、私家車抵至,一輛警車更橫亘荔枝角道,約十名防暴警察擎槍戒備。

「這時我們才醒覺可能真的有警察來找媽媽。」

朱女士開門,發現門外約有七名便裝探員,並迅即被制服帶走。

其女兒形容,由開門到帶走,只是電光火石間,「媽媽好像被塞住了嘴巴,沒有發出任何聲響,還沒來得及拿隨身物品,就被直接帶走。」

她曾要求警員出示委任證,「他只揚揚手,快速說了警員編號就收起。之後我又問他有沒有搜查令,他說有,但轉身就走,從來沒有出示過。」

「我想拍下當時情況,他們卻用粗言穢語罵我,不准我拍片。」

她追問媽媽的被捕罪名,反被譏笑:「他說,你媽媽做過甚麼,自己最清楚。」至於會送去哪裡,只得到「太子」作回應。

臨走時,更贈她一個驚嚇提示,「他說你媽媽沒有身份證,也送過來,否則再加控一條罪名,我心想,你們一手就捉走她,佢連叫一聲的機會都沒有,現在卻反過來說她沒有帶身份證,有沒有搞錯?」

她質疑,警方以如此大規模警力,只拘捕她的母親一人,是為求交差:「他們拉不到人,就隨意抓個師奶交數。」

「很擔心她會受到特工的對待,有一點我非常肯定,她一定不會自殺,因為她有養貓,她曾經告訴我,無論如何會照顧貓兒,她有精神寄託,一定不會做傷害自己的事。」

警方回覆本刊查詢時只證實,旺角警區刑事調查隊第四隊,於十月廿二日晚採取行動,分別於深水埗區及旺角區拘捕一名四十歲姓盧本地女子,以及一名四十二歲姓朱本地女子。

兩人懷疑與十月十三日下午,一名四十九歲女子於旺角亞皆老街與彌敦道交界,懷疑因政見問題與人爭執後被人襲擊及以油漆噴面事件有關。

壹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