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敦道8個簽到點竟有6個無簽到簿 有簽到簿5個月無簽到


本港今年首11個月行劫案大增近三成,但警方街頭巡邏警力不加反減,連名店林立的旺區大街,巡邏警員也難見蹤影,日前更兩小時內發生兩宗扑頭及械劫案,令珠寶金行業界人心惶惶,質疑警方冬防不設防。《蘋果》記者今日巡視珠寶店、金行及找換店林立的彌敦道,發現在旺角港鐵站以及彌敦道旺角至佐敦一帶兩旁的10個「巡邏警員簽到處(鐵箱)」,與5年前相比,當中2個警員巡邏簽到點已被取消。至於餘下的8個簽到鐵箱,竟有6個都擺「空城計」,沒有擺放簽到簿,懷疑行咇警員已「棄巡」上址。事件再度令人關注警方有否派遣足夠警力在街上巡邏預防罪案,以保障市民及商戶生命財產。

據本報了解,部份警區以保護行咇警員免遭伏擊的安全為理由,近月已不再強制巡邏警員必須要經過簽到簿位置,而部份簽到簿亦已暗地「消失」。但事件令區議員擔心警方減少巡邏會製造「冇警時分」,在新年前恐醞釀發生更多搵快錢的劫案。事實上,油麻地上海街本月23日一個上午,油麻地即先後發生20萬元扑頭劫案以及6名持刀槌蒙面闖入金行掠走100萬元金飾逃走的械劫案。

為了解彌敦道警力有多薄弱,記者昨晨曾在亞皆老街至登打士街一段600米長彌敦道巡視,上址有多達31間珠寶金行和錶行,但記者由昨晨9時等至下午2時,5小時內竟也看不到有巡邏警員的蹤影,警力彷彿真空,令人憂慮。

為進一步了解簽到簿「被消失」情況,記者翻查以往報道及資料,今日巡視彌敦道兩旁由旺角至佐敦的其中10個「巡邏警員簽到鐵箱(內藏簽到簿)」所在地,當中有4個位於旺角港鐵站內及外。

記者發現,在彌敦道528號及窩打老道40號寶翠大樓的2個警方簽到點,雖然5年前仍設有警員簽到鐵箱,但現時鐵箱已被拆去,亦不再設有簽到簿。有在附近找換店工作的職員坦言,近期很少見到警員巡經上址。

餘下8個簽到點之中,有6個都擺「空城計」,即是只設有簽到鐵箱,箱內卻是空空如也,沒有簽到簿。「有箱冇簿」的包括在旺角港鐵站內外4個地點、旺角彌敦道581號(旁為珠寶行)以及佐敦彌敦道229號周生生大廈,其中周生生大廈有多個地舖為珠寶店及錶行,但該大廈的警方簽到鐵箱內,同樣沒有簽到簿,只被放置了垃圾。

記者能找到巡邏警員簽到簿的只有2個地點,分別是彌敦道655號及彌敦道580號(周大福金行外)。但彌敦道655號的簽到簿,是一本相信近日才放入鐵箱的簇新空白簽到簿,內裏沒有任何警員簽到紀錄,故無法分析。

唯一載有警員巡邏資訊的是旺角彌敦道580號(周大福金行外)的巡邏警員簽到鐵箱內的簽到簿。據資深警員稱,以往像上址這類金行雲集的大街,警員每日一般都必須巡邏,但上址的簽到簿卻顯示,雖然12月快過去了,但過去大半個月行咇的警員,只曾在上址簽到7次,分別是12月5、6、7、13、14、21及25日(今天)。換言之巡邏警員簽到一次後,可能要隔4至6天才會簽到第2次。

記者今日唯一遇到的行咇巡邏警員,亦正是在彌敦道580號,時間是今午2時許,當時6名穿着全套防暴裝備的旺角警區警員在場在簽到簿簽到,他們全都蒙了面,而不遠處停泊了兩輛警車。

警方早前回應傳媒曾解釋,簽到簿是防罪措施之一,但警方會繼續因應罪案趨勢及實際情况,策略性設置簽到簿,由前線軍裝人員作不定時巡邏。警方消息人士則補充,究竟每個警區每天行咇警員要巡邏多少個地點(及簽簿),交由當局指揮官根據警方人手及當區治安去決定,會彈性處理。但據了解,部份警區現時已不作強制行咇警員不用再「簽簿」,對於行咇警員減少,有警區會以加強警車巡邏等方法以作彌補,以防範罪案。

警隊對付示威者武器盡出,對金行劫匪卻軟弱無力,油尖旺地區近月接連發生劫案。《蘋果》取得其中一本警方簽到簿的頁面照片,封面標示位於彌敦道383號,簿內頁面顯示,7月28日和29日上午,分別有2名警員都上址簽到,但之後未再標示其他行咇日期和時間。提供相片的市民向《蘋果》稱,該相片是於11月18日拍攝,而油麻地和佐敦一帶自7月底起未再有警員「行孖咇」巡邏。《蘋果》記者今日再到有關地點視察,已找不到相關簽到簿。

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