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迫保險從業員拆開客戶機密信件 理論遭威嚇阻差辦公


網民號召今日繼續「和你shop」,有市民到尖沙咀海港城聚集叫口號,防暴警員兩度進入商場並截查市民。一名聲稱「因為八掛望下」而被警方截查的陳先生向記者表示,警方一度質疑他身上藏有他人物品,一度欲拆開機密信件。他與警方理論時,亦遭警方指要以阻差辦公罪名將其拘捕。

從事保險業的陳先生表示,警方截查他時,指他袋內的一封蓋有「機密」的信件不屬於他,更一度想拆開信件。他向警方解釋信件屬於其客戶的,並向警方表示「你打開冇問題,但你要留返你嘅資料喎,萬一信入面啲資料漏出嚟,我要搵人孭飛㗎嘛」。他向在場傳媒展示信件,稱「識㗎嘛吓話?寫住機密兩個字,唔識英文都識中文啦。」他曾向警方表示私隱不能外流,但警方反指「私隱唔係大曬」。

警方隨後要求陳先生致電客戶確認,他遂致電客戶並要求「開speaker」 但遭警方拒絕,他對此感不滿,「吓?咁我點知你聽咗啲咩,我都要保障我自己㗎」。最終客戶向警方證實信件是他交予陳先生,陳先生繼續與警方「理論」,警方便警告他不要再挑釁及煽動在場人士,否則控告他阻差辦公。

陳先生稱:「我乜都冇講過,我只係同佢哋辯論。佢哋可能覺得我辯論就係欺負緊佢哋,侮辱緊佢哋智商,因為佢哋唔明白吖嘛,可能佢哋就比較激動」。

對此他表示:「都明嘅,(警員)又蒙面,個人就躁,呼吸又困難,個樣又蠢,行到邊畀人鬧到邊,個心一定唔舒服,(我)完全體諒,但你哋都唔可以打蛇隨棍上亂咁嚟㗎。」

陳先生續指,他當時「叉起隻手等查身分證」,警方便指他阻差辦公,「我真係唔知我咁樣點阻差辦公,原來我有超能力,我今日先知」。他又表示不理解為何今日會有如此多警員在商場戒備,「警力過剩呀?7.21又唔見人!」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j)在執行職責的過程中,或在關乎警隊履行任何職責或職能方面,作出在要項上屬虛假的陳述;

《香港法例》 232 章《警隊條例》第 54(2) 條:
(2)警務人員如在任何街道或其他公眾地方、或於任何船隻或交通工具上,不論日夜任何時間,發現任何人是他合理地懷疑已經或即將或意圖犯任何罪行者,該警務人員採取以下行動,乃屬合法——
(a)截停該人以要求他出示身分證明文件供該警務人員查閱;
(b)扣留該人一段合理期間,在該期間內由該警務人員查究該人是否涉嫌在任何時候犯了任何罪行;
(c)向該人搜查任何相當可能對調查該人所犯或有理由懷疑該人已經或即將或意圖犯的罪行有價值的東西(不論就其本身或連同任何其他東西);及
(d)扣留該人一段為作出該項搜查而合理需要的期間。

如警務人員並沒有合理懷疑而採取上述行動,即屬違法。

《警察通例》第44章第44-04條:
1. 警務人員如未獲得合法授權或擁有人╱佔用人的同意,不得進入任何處所搜查。
2. 警務人員於獲得擁有人╱佔用人的同意進入任何處所執行搜查後,如該擁有人╱佔用人其後不同意,則警務人員須立即離開。如該擁有人╱佔用人同意,則警務人員須把此事記錄在其記事冊內,向該人覆讀有關記項及請該人自己閱讀,並請該表示同意的人在記項旁邊簽署。若警務人員獲擁有人/佔用人准許進入處所內作一般查問,及警務人員在進入處所時並不預期會執行搜查及搜集證據,則擁有人/佔用人不需要在人員的記事冊記項內簽署。
3. 若人員進入處所內向擁有人╱佔用人進行查問,而其後決定執行搜查的話,則上述第 1 及 2 段的條文適用,人員並須獲法律賦予權力或獲處所的擁有人╱佔用人同意才可執行搜查。

《警察通例》第44章第44-03條:
2. 11. 儘管合法行使法定權力,人員在要求或索取任何人士的資料,及其後處理該等資料(包括資料的記錄、保安及處置)時,必須遵從《個人資料(私隱)條例》所訂的規定。如需有關《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的進一步資料,請參閱《警察通例》╱《程序手冊》第 12 章、《警察通例》╱《程序手冊》第 76 章及警察內聯網的資料私隱網頁。

相關事件:1226尖沙咀和你shop

立場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即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