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裔律師投訴警署內遭粗暴對待 無證便衣警粗口辱罵、挑釁打架、威脅拘捕 半年後遭警控告涉嫌誤導警務人員


警署爆出粗暴對待律師的事件。一名巴基斯坦裔律師向《獨媒》表示,11月24日在尖沙咀警署協助被捕人士後,突遭一名身穿便服、身上無委任證、相信屬刑事偵緝處(CID)的男警以粗口辱罵,其後近8名警員圍住他挑釁打架,又威脅可用任何罪名將他拘捕,直至他指出現場有目擊者才被帶離現場。該律師隨即向值日官求助但遭拒,並被要求離開警署,他其後再前往報案室報案才獲受理。律師事後發現身體多處擦傷及有紅印,需送院治理。他批評該批警員行為可憎及不可原諒,已向香港律師會求助,及向投訴警察課投訴。警方回應指,不會評論個別案件。

警員突辱罵「律師,屌你老母」 翻譯員稱為警工作拒幫忙

來港9年、任事務律師5年的巴基斯坦裔律師C(化名),11月25日接受《獨媒》訪問,表示11月24日下午應律師樓要求,往尖沙咀警署協助一名印度裔被捕人落口供。該名被捕人其後提出要去醫院,因不能繼續落口供,C打算離開,惟一名女警示意他前往訓示室,其時在場有約7至8名警員、一名男英文翻譯員及一名女印地語翻譯員。

C坐下來與仍在房間的翻譯員談話,突然一名約25歲、身穿便服、身上無委任證和警員識別的男警站起來,向他說了一些話,翻譯員解釋,該男警是問C懂不懂說廣東話。C形容,當時男警語氣具侵略性(aggressive)也十分粗魯,他要求翻譯員問男警為何用此語氣說話,男警表示「我平時講嘢都係咁,冇惡意」。

C繼續與翻譯員談話,惟5秒後男警突然走向他並大罵:「律師,屌你老母!」C形容,當時極為錯愕和憤怒,立即回罵男警。他一度問翻譯員自己做了什麼、警員為何有此反應,但翻譯員僅表示自己為警察工作,不能幫忙。期間有警員嘗試協助該男警冷靜,也有另一女警以粗口辱罵他,並要求他離開,但C拒絕,直指需要知道該名警員的身分以作投訴。

8警員圍律師挑釁打架 威脅可以任何罪名拘捕

C續指,該男警拒絕表露身分,後來相信屬同一小隊、身穿便服的7至8名警員圍住他,有人擺出要打架的姿勢不斷挑釁及作身體碰撞,有人以手踭撞他的背,及有一名個子矮小、非常年輕近乎「孩子」的男警不斷以C聽不明白的英語辱罵他。

身為律師的C深知任何一個微小動作均可被告「襲警」,他隨即舉起雙手示意自己沒有觸碰任何警員,但有警員不停警告,稱可以用襲警、阻差辦公或任何罪名拘捕他。

C隨即向警員指出,現場仍有另一名印度裔的女翻譯員目睹過程。他形容,那刻警察才突然意識到有目擊者,遂立即將他帶離現場。其時有3名警員大力抓住他搭𨋢,C形容,警員全都很「聰明」,不停假裝他嘗試掙脫逃走,但是C全程舉高雙手站在原地:「我是律師,我不是罪犯,為何這樣對我?」

值日官起初拒接受投訴 要求立即離開

C下樓後向值日官投訴,惟3名警員即前來拉住他,值日官亦表示他具侵略性(aggressive),拒絕聆聽,並要求他立即離開警署。C離開後再返回報案室展示傷勢,始獲受理及拍攝照片,並被送往醫院,也獲批3日病假休息。

C表示,事後發現雙手均有指甲痕、雙手手踭擦傷、前臂、背部和肩膊多處有紅印,其中一隻手不能活動自如,左後肩直至事發後一日仍感疼痛。

他已去信警方要求索取事發當日警署內的閉路電視,也已向香港律師會求助,並向投訴警察課投訴,以索取當日辱駡和襲擊他的警員身分。他指,會先等待投訴警察課的回覆,並要求全面調查,如當局不作跟進,他會嘗試循所有可行的法律途徑跟進。

批警行為不可原諒 如無目擊者或反被告襲警

C表示,作為刑事律師,自己每日都會跟各個執法部門打交道,但從未遇見這種事情,也無法理解為何會遭到如此對待。他批評,該些警員的行為極為「可憎」(despicable)也「不可原諒」(inexcusable),猶如認為自己「在所有事情之上」(beyond everything),連律師也如此對待,「對其他人可以更差」。他感到非常錯愕和憤怒,事發一日後仍無法平伏心情。

C形容,事發時感到害怕,因為「作為一個律師,一個最小的刑事案件也能毀了你的事業」。但他也慶幸當時有其他人在場目擊,否則後果不堪設想:「他們可能會作故仔(make up story)反告我襲警。」

C經常要去尖沙咀警署工作,有同事指他現在高調公開事件,可能會被針對,但C說他並不相信:「我覺得警察是一個專業的機構,他們不會支持一個犯錯的警察。」

他強調,自己作為律師一向中立客觀,不會「一竹篙打一船人」,這次追究事件只是希望能追查部分失職的警員,而非將矛頭指向整個警隊。但他也說:「以前我覺得那些(關於警暴的)故事都是作出來的,但現在我親身經歷之後,也開始比較相信了。」

2021年5月25日更新:
一名中國籍巴基斯坦裔執業律師於2019年11月24日向警方投訴,聲稱被3名警員襲擊,指控警務人員行為不當,投訴警察課隨即展開調查,發現投訴人提供虛假資料,誤導調查人員。警方向律政司索取意見後,至今日拘捕投訴人,涉嫌誤導警務人員,案件交由投訴警察課九龍第二隊跟進。

事發於2019年11月24日,巴基斯坦籍律師C(化名)到尖沙嘴警署陪同一名被捕人士錄口供,惟對方表示身體不適到醫院,C準備離開警署。等候電梯期間,他聲稱應一名女警要求返回房間等候時,一名男警員忽然走近並以廣東話呼喝。由於C不諳廣東話,當時他要求警方傳譯員繙譯,並問為何該警員聽起來如此無禮。傳譯員解釋該名警員只是聲量較大,但該警員數秒後再上前以廣東話爆粗大罵,C其後指警員即上前圍住並威脅拘捕他。

C其後指警員曾威脅稱「可以以襲警或任何理由 (for any reasons they want)」拘捕他,又被7至8名便衣警圍住,之後有3名警員帶他離開現場,其中兩人抓住其手臂、一人抵住其後頸,「像押犯人一樣」,被押至離開電梯期間,更感到有人擊打他的背部。他被鬆開後,其背部、手臂感痛楚,隨即到報案室投訴,並要求警員拍下其傷勢,當時其手臂有紅印、手肘輕微擦傷。他其後被送往伊利沙伯醫院驗傷,獲批3日病假。

C多次要求提供相關警員的姓名被拒,最終只能在表格上「被投訴警員」一欄,填上代表性別的M及F,其後投訴警察課接手調查,C聲稱對方指沒有相關警員資料,很難追查,又稱警署內除了報案室及值日官辦公室外,其他地方並沒有閉路電視覆蓋。當時C表明對投訴警察課不抱信心,亦不相信對方稱「沒有閉路電視」的說法,強調會用所有可行方式追究到底,不排除提出私人檢控。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c)對良好秩序及紀律有損的行為;
(j)在執行職責的過程中,或在關乎警隊履行任何職責或職能方面,作出在要項上屬虛假的陳述;
(m)其行為刻意致使公共服務聲譽受損。

於 Sin Kam Wah v HKSAR (2005) 8 HKCFAR 192 一案中,終審法院確立了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的五項要素,包括:

一) 是公職人員;
二) 在擔任公職期間或在與擔任公職有關的情況下;
三) 藉作為或不作為而故意作出不當行為,例如故意忽略或不履行其職責;
四) 沒有合理辯解或理由;及
五) 考慮到有關公職和任職者的責任、他們所促進的公共目標的重要性及偏離責任的性質和程度,有關的失當行為屬於嚴重而非微不足道。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 捏造、藏匿或毀滅證據

《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40條:
普通襲擊
任何人因普通襲擊而被定罪,即屬犯可循簡易或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1年。

《香港法例》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24條:
禁止某些恐嚇作為
任何人威脅其他人 ——
(a)會使該其他人的人身、名譽或財產遭受損害 ;或
(b)會使第三者的人身、名譽或財產遭受損害,或使任何死者的名譽或遺產遭受損害;或
(c)會作出任何違法作為,
而在任何上述情況下意圖 ——
(i)使受威脅者或其他人受驚;或
(ii)導致受威脅者或其他人作出他在法律上並非必須作出的作為;或
(iii)導致受威脅者或其他人不作出他在法律上有權作出的作為,
即屬犯罪。(將1920年第13號第2條編入)

獨立媒體(報道)

LIHKG(討論)

蘋果日報(報道)

明報(報道)

LIHKG(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