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邨斬人 高空掟水袋 防暴警方拒絕落案 送刀手去醫院


十一時在清河邨附近,一名年約五十歲男子持刀追斬三名年輕男子,當中一名男子姆指𠝹傷。警方拒絕落案起訴,表示:「混亂期間輕輕hi一hi到啫,對於佢(刀手)係咪故意斬人我哋有保留。」

被斬的少年姆指受輕傷,警方到場後表示:「佢都好返咁濟,同爆擦無分別」、「混亂期間輕輕hi一hi到啫,對於佢(刀手)係咪故意斬人我哋有保留。」惟在場的區議會選舉候選人蔣旻正質疑「混亂期間唔會有把刀」,而另一名到場協助的區議會候選人袁浩倫亦指,就算不落案起訴他傷人,但藏有攻擊性武器也是刑事罪行,質疑警方應落案起訴。警方則回應指該名涉案男子患有精神病,需長期食藥,「佢依家都話唔記得有斬過人。」

街坊不滿,質疑指如警方不落案起訴,生活在附近的居民會很危險,「見到小朋友就襲擊」。惟警察指被追斬的人都十幾歲「唔係小朋友啦!」街坊繼續質疑:「佢哋好彩無穿無爛,你哋就因為咁而唔落charge,係咪想等出咗事先落charge?」討論期間,其中一名被追斬的男童落淚,表示雖然自己沒受傷,但很擔心朋友出事。警察則回應指:「我哋落唔落charge同佢要落樓斬人係無直接關係,而且佢(刀手)唔會終生監禁㗎,佢一定會返屋企」。

警察將刀手送上救護車,並不斷拒絕回應是否會拘捕刀手,「我哋送刀手去醫院,已經盡咗職責」蔣旻正搖頭指:「無可能唔追究。」警察又質疑蔣不在現場,既不是證人又沒有受傷。警員指目前掌握的證據十分有限:「無CCTV、無人證、我哋都搵唔到把刀」,惟袁浩倫質疑「我見住你哋有伙記執咗㗎!」在場警員表示他們負責前線工作,起訴與否是CID(刑事偵緝處)的同事處理。

在清河邨現場,有市民發現菜刀,惟三名被追斬的少年指,當時兇徒手持的不是菜刀,而是有齒生果刀,亦無印象見過菜刀。少年最後指:「為求自保,決定唔追究」。

期間有街坊繼續聚集及指罵警員,有人從高處向街坊投擲水袋,市民隨後向有關住宅單位照射鐳射光,又指罵有關人士,惟防暴警員未能處理並立即離開,市民即指:「有人扔嘢就扮睇唔到?」,「你full gear㗎!咁都走!」

記者隨袁浩倫及蔣旻正到北區醫院跟進,追問警員為何不處理有人刻意高空擲物時,在場警員表示:「唔係呀,當時場面太混亂,同埋啲人一見到我哋出現就非常激動。」

獨立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