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澳大陸漢斬人後潛逃警察Hea查 受傷記者部份肺組織切除 患上創傷後壓力症 法官讚揚施襲者表現出高尚情操


位於景林邨行人隧道內連儂牆,一名手持利刀大漢假意向2少女搭話,突然施襲。其他男友人阻止,其中3人中刀被斬傷,兇徒傷人後逃去。警方未有向目擊證人正式落取口供,只有落簿做Record。警方再在附近逗留約10分鐘便收隊離開,未有作地毯式搜索及翻查cctv片段。

有居民自發在嘉明閣洗樓,總在在嘉明閣21樓後梯垃圾桶,發現一套染血衣物。但街坊再次觀看閉路電視,發現疑犯在2時許已更換深紅色衫,並已離開嘉明閣。

涉嫌在凌晨於將軍澳連儂牆斬傷3名市民的50歲兇徒姓洪,消息稱他是一名持牌導遊,專接待內地團,對抗爭者有仇視心態,屬較激進的「藍絲」。他近日在朋友的手機通訊群組中,曾多次表達不滿抗爭者,約一周前他曾以手機留言揚言「我想打暴徒」、「看誰暴力,打贏說了算」、「我需要槍」,說話粗鄙的他更侮辱女抗爭者,指「我隨便幾十億的子彈射死女信徒」。

2020年4月20日更新:

導遊聲稱不滿反修例運動令他失去收入來源,2019年8月20日凌晨時分攜兩刀到將軍澳連儂隧道內,斬傷三名留守人士,其中一名26歲女記者肺部重創,一度命危。他早前在區域法院承認三項蓄意傷人罪,法官郭偉健2020年4月20日判被告入獄45個月。法官在宣讀判詞的一個半小時內,未有片言隻字斥責行兇的被告,反指事發時一名女傷者推開情緒激動的被告,她的行為是「火上加油」。郭官更花上三分之一時間狂轟社運活動,聲言示威者的行為是「不折不扣的恐怖活動」,將被告的行為歸咎於社運,實屬合理,又讚揚被告願意接受懲罰,情操高尚。郭官又指社運影響被告生計,剝奪他的工作權、生活權及生存權,形容他是運動中一名「奄奄一息、滿身鮮血的受害者」,甚至是「不情願的被犧牲者」。

在本案中身受重傷,一度穿肺命危的女傷者黃小姐,透過短訊回覆本報謂:「無法接受判決,也無法接受傷人後道歉的虛偽。請大家不要放棄,因為不公義,所以我們要抗爭到底。」

法官讚揚被告表現出高尚情操

法官郭偉健今以入獄六年為量刑的起點,基於被告洪震(51歲)認罪,予以三分一的刑期扣減。郭官相信被告真誠感到後悔,而且犯案即日返港自首,表現出高尚情操,並謂「這情操在一些接受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及專業人士身上都沒有」。

另外,郭官同情被告,相信假如不是不尋常的社會事件,被告亦不會犯案。郭官揚言不願看到被告家中的一老一少因失去被告照顧而長期受苦,因此法外施恩,考慮以上原因後,予以額外三個月的減刑,讓被告可盡早出獄照顧家人。

郭官續指,相信被告是一名相信事實的人。事發前的兩個月,被告每次回家經過案發地點時,均會見到有黑衣人及中學生在連儂牆上張貼單張,更會對被告「眼超超」。被告認為連儂牆上的資料不是事實,因而感到反感。

官:女事主舉動令被告情緒「火上加油」

郭官又指,案發當日被告持刀折返現場,曾與兩名女事主討論時事;但當他問案中黃姓女記者「點解喺機場打人」,而黃表示「我哋沒有打人」後,被告情緒變得激動。郭官稱事主回答顯然非屬實,皆因去年8月機場確實發生示威者綑綁及圍毆內地記者事件,本港多間電視台均有報道,若有相信事實及法治的人看見,均會感到震驚。

郭官相信被告沒有預謀犯案,他帶刀折返,目的不是傷人,而是如他在錄影會面中所言,牛肉尖刀其實是用來剷走連儂牆上的單張,長方形菜刀則是用來自衛。而且被告犯案時沒有蒙面或戴口罩,反映他沒有意圖隱藏身份。

郭官又引述證人口供指,被告與兩名事主交談初期,表現心平氣和,沒有異常情況,但對答之間令被告情緒產生變化,其間揮動手中煙頭;李姓女事主擔心會被襲擊,遂推開被告,因而對被告的情緒「火上加油」。郭官相信被告在情緒崩潰前,完全沒有想過要傷人。

指摘自稱民主自由擁護者對濫用私刑冷眼旁觀

郭官認為,社會上有很多人對政見不同人士濫用私刑,其他人卻冷眼旁觀;而這些人自稱是民主自由的擁護者,卻做出猶如文革式極端主義行為;很多人亦不敢說話,怕被「私了」,失去說話自由。

而自從社會運動去年6月開展以來,香港不再安全,不再吸引遊客來港,令失業率及就業不足率上升,香港社會百業蕭條、人心不安。被告任職導遊,主要接待內地及日本團,受到社會環境影響,事發時已經失業,社運必然對他的職業「釘下棺材釘」。

官:示威屬恐怖活動 將被告罪行歸咎於社運實屬合理

郭官認為,將被告的行為歸咎於社運,實屬合理,皆因自從運動發生以來,社會環境產生變化,大量穿黑衣、戴口罩及豬嘴的人聯群結黨堵路,猶如一支軍隊,阻擋拍攝及毆打政見不同者。郭官相信被告也是一名渴望自由的人,本來也是「同路人」,但是顯然不同意社運人士使用的表達方法。

郭官形容,被告是運動中「不情願的被犧牲者」;反之示威者對平民百姓缺乏同理心,行為是「不折不扣的恐怖活動」,反問示威者追求的是利益抑或是百姓安居樂業。因此,雖然被告對三名事主造成嚴重身體傷害,但「受譴責性自然會降低」。

被告早前承認於2019年8月20日在將軍澳景林邨與頌明苑之間的行人隧道內,非法及惡意傷害兩女一男,三名傷者分別是時任《信報》、並即將入職《明周》副刊的26歲女記者,35歲李姓女子及24歲梁姓男子。其中女記者肺部重創,一度命危。男導遊早前求情稱,因不滿反修例運動令他失去收入來源,在特殊壓力下,凌晨時分攜兩刀到將軍澳連儂隧道內,其間斬傷三名留守人士。

受傷女記者需切除部份肺組織 患上創傷後壓力症

女記者的傷勢報告顯示,她的右邊肋骨骨折、右肺萎縮及裂傷,需切除部份肺組織。心理報告則透露,女記者事發後患上創傷後壓力症,需要服食安眠藥助眠,容易感到不安、對人不信任、出現迴避行為,更因為不能繼續參與社運而感到不開心。

另外兩名事主亦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兩人途經案發現場便會有嚴重恐慌,當中李姓女事主每當憶起案發經過,便會有強烈內疚感,對生活失去熱情及活力,梁姓男事主的病情則較輕微。

2020年5月25日更新:
區域法院法官郭偉健早前處理將軍澳「連儂牆」行人隧道斬人案的判詞引起爭議。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表示,已與郭偉健傾談及作出提醒,首席區域法院法官在得到他同意後,決定郭偉健暫時不應審理任何涉及類似政治背景的案件。

馬道立發表聲明,指出相關判刑理由書引起爭議,在於它可能令有些明理、不存偏見及熟知情況的人合理地認為,法官絕對不可偏頗的重要原則並沒有被遵守,因而給人偏頗的觀感,郭偉健亦同意。

馬道立又表示,法官及司法人員絕對不可偏頗,觀感上亦不可被合理地理解為對任何人士或因由有所偏頗,因此法官及司法人員必須避免就社會中具爭議或可能訴諸法院的議題,非必要地在公開場合,包括於判辭中發表任何意見,尤其是任何一種政見。他提到,當法庭解決案件時,需要就具爭議性的政治議題發表意見,必須要慎重和經過斟酌衡量,並且不能超過處理當前問題的合理需要,否則會削弱公眾對司法機構的獨立運作及公正的信心及觀感。

他認為,一名法官或司法人員公開發表不適當或無必要的政見,有機會損害自己不偏不倚的形象,亦會影響所審理案件的公信力,有關原則的重要性,他以往亦曾經提醒所有法官及司法人員,並載於《法官行為指引》內。

LIHKG(討論)

LIHKG(討論)

LIHKG(討論)

立場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香港電台(報道)

Facebook(即時)

蘋果日報(跟進報道)

立場新聞(跟進報道)

香港電台(跟進報道)

眾新聞(跟進報道)

Facebook(目擊者回應)

Facebook(圖片)

Facebook(評論)

香港電台(跟進報道)

立場新聞(跟進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