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場拍照遭便衣警濫捕 誣衊侵犯私隱違禁制令 後稱普通襲擊及藏有攻擊性武器 警署內遭私刑虐待


有年輕市民今天於西九龍中心一食肆外拍攝時,有兩名便裝男子突然表露身份稱自己是警員,指控拍攝者違反法庭禁制令,侵犯警員私隱,截停拍攝男子並稱將會把他帶返警署調查,期間有在場人士多次質疑兩人身份,並指「無人知你係警察」,其後一名便裝男子出示其委任證。

警察公共關係科表示,下午約3時一名便衣警務人員於深水埗欽州街一商場食肆被一名男子以電筒照射,在場兩名當值人員遂表明身分,並帶該名23歲姓何男子到警署協助調查。警員在該男子身上檢獲一支長約18厘米的電筒及電筒零件。經初步調查,該名男子涉嫌「普通襲擊」及「藏有攻擊性武器」被捕,案件交由西九龍總區重案組第二隊跟進。男子現正被扣留調查,該名男子聲稱身體不適,清醒被送往明愛醫院檢查。

大律師黃宇逸指出,根據法庭早前頒布的禁制令,若發佈警員家屬的個人資料包括相片,便有機會觸犯禁制令,但一般拍照並不會干犯禁制令,至於會否觸犯煩擾等條文要視乎實際情況,例如「追住佢係咁影」便有機會觸犯禁制令,但若純粹拍攝一張照片,則未必會觸犯。惟黃亦指出,即使有人干犯禁制令,警察亦無權作拘捕,因為干犯禁制令只是民事藐視法庭,不構成任何刑事罪行,警察亦只能透過民事程序,向法庭提出判決觸犯禁制令者藐視法庭。

人權監察副主席、律師莊耀洸表示,若拍攝者於拍攝時並不知道對方身份,便不構成搜集個人資料的行動,與《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並無關係,「你點告人侵犯個人資料私隱呢?」莊指出,無合理懷疑犯法的拘捕屬濫捕,事主可私人檢控警方非法禁錮,亦可入稟法庭作民事索償。

長沙灣社區發展力量其後於 Facebook 專頁表示,深水埗區議員李文浩及李炯於深水埗警署內陪同被捕者父親,期間該名年青人曾於警署內致電,表示他於警署內遭到警員用拳頭打鼻及襲擊下體。

《警察通例》第20章第20-14條:
2. 只要擬進行的工作不妨礙人員妥為保管委任證,警務人員在任何時候均須隨身攜帶委任證。便衣人員不論是否當值,在與巿民接觸和行使警察權力時,必須表明身分及出示委任證。在案發現場的便衣人員,須將委任證掛在顯眼的地方,讓人易於辨認其身分。

《基本法》第28條:
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j)在執行職責的過程中,或在關乎警隊履行任何職責或職能方面,作出在要項上屬虛假的陳述;

《香港法例》第427章《刑事罪行(酷刑)條例》第3條 – 酷刑:
(1) 公務人員或以公職身分行事的人,無論屬何國籍或公民身分,如在執行公務或本意是執行公務時,在香港或其他地方蓄意使他人受到劇烈疼痛或痛苦,即犯施行酷刑罪。

立場新聞(影片)

蘋果日報(報道)

Facebook(即時新聞)

Facebook(影片)

Facebook(即時新聞)

LIHKG(討論)

蘋果日報(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