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同學逝世四個月 防暴警濫權包圍記者獻花人士路過居民 數百人被搜查 疑老屈非法集結


將軍澳唐明街十字路口晚上有悼念科大生周梓樂逝世4個月的活動,防暴警察在默衰儀式後突然大規模設立封鎖線,搜查逾300人。警察之後在深夜時份展開拘捕行動,數次主動進入尚德邨及商場追捕,並在廣昌閣拘捕26男15女,並指控「非法集結」的罪名。

將軍澳唐明街十字路口晚上有悼念科大生周梓樂逝世4個月的活動,超過100名防暴警察在傍晚已在將軍澳一帶巡邏戒備,包括截查黑衣年輕人、記者及急救員。入夜後,手持白花前來尚德祭壇悼念的市民愈來愈多,並逼滿尚德邨十字路口,防暴警察只在一旁駐守,沒有任何行動。

在晚上8時09分默哀儀式後,大批防暴警察突然發難,指現場人數眾多,有人更行企出馬路,遂在祭壇外拉起封鎖線,包圍在祭壇一帶逾300名的市民。警方以廣播表示將會逐一搜查封鎖線佩內所有人,並表明未經搜查不准離開。警方又一度出示藍旗,指控現場民眾「非法集結」,有警員情緒激動,多次與市民口角,以及一度向現場市民施放胡椒噴霧。

整個搜查行動歷時超過3小時,大批市民需等待搜身,期間警方會以攝錄機記下市民樣貌及身分證資料。有街坊抱怨,自己只是外出用膳而經過,多次要求警察放行,惟不獲理會。藝人阮民安(Tommy)亦是被大包圍搜查的其中一人,他直斥警察的包圍行動荒謬,「獻花都要俾人大包圍」,又指自己由晚上8時等待近3小時,至11時才完成搜身獲准放行,「根本冇俾機會人走。」

Tommy又稱警察在搜查期間行徑「癲癲地」,一度撥開他的頭髮,問他是否有紋眉。他即表示「屌,你估我鄧家彪咩?」他指警方將男女分批搜身,所以最後仍有不少女生在等待,加上現場較少女警員,十分擔心被搜查女生的安危。

在搜查期間,公共關係科警司高振邦多次在尚德巴士總站與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及一眾西貢區議員理論。許智峯要求警方不要妨礙記者採訪,並指自己是在監察警察行動。惟高振邦未有理會,反叫記者站在一旁,「如果你係專業記者就讓開,唔讓開就唔專業。」有防暴警察一度衝入尚德商場追捕年輕市民,至少帶走2名男子。

至晚上11時50分,防暴警察及便衣警員衝入尚德邨及廣明苑追捕,制服至少9人。警察之後又突然截查在廣昌閣附近聚集的群眾,並表示將會以「非法集結」的罪名拘捕現場人士,當中包括26男15女。所有被捕人士被索上索帶,以及被要求坐在地上等候,他們在近凌晨一時,被帶上車牌為VG3572的旅遊巴離開。

《香港法例》第245章 《公安條例》 第I部第2條:
集會(meeting)指任何經召集或組織而舉行的聚集或集結,而該聚集或集結是以討論一般公眾人士或某一類公眾人士感興趣或關注的問題或事項為目的,或是以在該等問題或事項上表達意見為目的,並包括當中有人為以上目的而在現場負責控制或領導,或企圖為以上目的而在現場負責控制或領導的任何聚集或集結,不論此等聚集或集結事先有無經過召集或組織;但完全為以下目的而召集或組織的聚集或集結,則不包括在內 —
(a)為社交、康樂、文化、學術、教育、宗教或慈善目的而進行的聚集或集結,或真誠地擬為討論屬社交、康樂、文化、學術、教育、宗教、慈善、專業、業務或商務性質的論題,而以會議或研討會形式進行的聚集或集結;
(b)為殯殮而舉行的聚集或集結;
(c)為任何公共機構而舉行的聚集或集結;或
(d)為執行或行使任何條例所委以或授予的職責或權力而舉行的聚集或集結;(由1980年第67號第2條代替)

《香港法例》 232 章《警隊條例》第 54(2) 條:
(2)警務人員如在任何街道或其他公眾地方、或於任何船隻或交通工具上,不論日夜任何時間,發現任何人是他合理地懷疑已經或即將或意圖犯任何罪行者,該警務人員採取以下行動,乃屬合法——
(a)截停該人以要求他出示身分證明文件供該警務人員查閱;
(b)扣留該人一段合理期間,在該期間內由該警務人員查究該人是否涉嫌在任何時候犯了任何罪行;
(c)向該人搜查任何相當可能對調查該人所犯或有理由懷疑該人已經或即將或意圖犯的罪行有價值的東西(不論就其本身或連同任何其他東西);及
(d)扣留該人一段為作出該項搜查而合理需要的期間。

如警務人員並沒有合理懷疑而採取上述行動,即屬違法。

相關事件:0308科大學生周梓樂逝世四個月

蘋果日報(報道)

演藝編委(即時)

演藝編委(即時)

獨立媒體(報道)

Facebook(圖片)

Facebook(即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