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女無帶身份證當重犯拘捕 遭膝頭鋤大髀兼腰纏鐵鏈送院


2019年12月8日凌晨,事主Joey(化名)向《蘋果》憶述,周日(8日)晚與朋友在旺角晚膳後,獨自等候巴士回家。她當時戴著口罩,因天氣寒冷將頸巾圍上頭禦寒,還未等到巴士就遭多名防暴警察截查。她被問「點解要戴口罩?點解要笠住個頭?」,又被強光照眼及索取身份證。她仔細翻找後,才發現沒有帶身份證。

 

Joey憶述,當時警員聲稱要拘捕她,令她大感驚訝,拒絕登上警車。隨後警員以手扣及索帶反綁她雙手,她奮力反抗,但最終仍被警員抬上警車,只能在上車前向途人大叫自己全名。

被帶上警車後,Joey稱遭一名女警以粗言侮辱,又稱「冇記者喺度、唔好扮嘢」,更有警員將她的頭部按在座位上,用膝頭「鋤」向她的大腿,造成她左右腳多處瘀傷。Joey本能反應下極力反抗掙扎,警員便變本加厲,最後她連頸部都有多處抓傷。

抵達旺角警署後,Joey向警員出示有身份證號碼的紅十字會急救證、及有相片的個人八達通,但警員均拒絕接受,認定她無法證明身份,將她押入俗稱「臭格」的羈留室。她指,在警署中從未錄口供,僅被要求拍照及打指模存證,其間警員不斷出言侮辱。

羈留數小時後,Joey周一(9日)凌晨終獲准去醫院,但被警員「五花大綁」,雙手被緊緊綁上,更需腰纏鐵鏈,當她反問警員原由時,對方僅答「係咁㗎啦」。準備出發往醫院前,她指有一名男警長稱「返嚟就綁你」,又有警員向同袍低聲說「佢返到嚟肯定入黑房」,令她極度恐懼。

Joey被當成重犯看待,甚至連廣華醫院的醫護人員都感到訝異。她憶述,有護士得知她只是無帶身份證便遭此等待遇後,不敢置信地問警員「只係咁?」其後她在廁所向護士展示傷勢時滿腔淚水,護士向她稱「知你好痛」,又建議她留院數天。得知可以留在醫院後,Joey終於淚崩,慶幸不用回到令她留下陰影的警署,「留喺醫院我條命仲安全」。她指所受待遇絕不合理,形容在警署的經歷「恐怖」,情緒極受影響,不敢再到警署,日後會就事件循法律途徑追究。

蘋果日報

城市廣播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