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揭發大量警員系統式違法使用非警隊裝備對講機 行動細節不留紀錄


警方近年經常在公眾場合派駐龐大警力,當中發出的調動及行動指令,從未向公眾交代,唯一紀錄就是無線電對講機的錄音。《蘋果》調查發現,有警員在執行職務時避用官方對講機,使用在鴨寮街及淘寶有售、沒有錄音及加密功能的「私伙」模擬制式對講機收發指令,任何人只要花百多元買入同款對講機,即可收聽或參與對話。有立法會議員質疑警員用「私伙」機是想逃避法律責任,「譬如話呢度冇記者影到,拉佢(示威者)去嗰度打,呢啲情況絕對不足為奇。」警方未有正面回應涉事對講機是否正規認可裝備,僅稱會了解事件。

現時警隊官方使用的摩托羅拉數碼無線電對講機屬「第三代指揮及控制通訊系統」的一部份,警員一般會配備在腰間或胸前。正式對講機的所有對話均有錄音紀錄,監警會早前就2019年7.21元朗事件撰寫的調查報告,其中一項資料來源就是警方的無線電巡邏通訊錄音紀錄,單是當晚7時至翌日凌晨零時59分,警方的無線電巡邏錄音就有733段。

不過《蘋果》發現,有在示威活動中執勤的警員使用官方裝備以外的對講機通訊,最早出現於今年8月31日、即港鐵太子站事件一周年當日,記者首次發現有太子站外的警員,將一部約掌心大的額外對講機配備於其膊頭或腰間。

記者在10月1日到有大量警員駐守的銅鑼灣街頭觀察,再次發現有警員配備同款的對講機,但現場所見,並非所有警員都有這部額外對講機,有配備的通常是機動部隊的警長,分散在記利佐治街、軒尼斯道、駱克道的不同小隊;而在崇光門外持咪呼籲市民散去的督察亦有這部對講機。警員使用時不會接駁耳筒,部份人會將它放在肩帶的口袋中,亦有警員直接拿在手中,有需要時放在耳邊收聽;有警長的對講機上貼上其警員編號及別名。據記者現場觀察,警員會利用這部對講機交代現場人手調配,並會傳達行動指令。

《蘋果》對比巿面上出售的對講機,相信該部對講機屬大陸品牌「瓦力能WLN」產品,警員主要使用的型號包括KD-C1及KD-C52兩款基礎型號。資料顯示,這兩款對講機由福建企業「泉州凱利電子有限公司」生產,在淘寶網約50元人民幣就買到一部;而兩款型號的規格相近,都是模擬制式的對講機,機身約手掌大小,設計簡單,只有開關、調校音量、頻道,以及通話的按鈕,沒有加密或錄音功能。

記者日前到深水埗鴨寮街視察,發現警方所使用的對講機於多間商店有售,約150元就能買到,就KD-C1,多個店員均表示該型號有16個預設頻道,只要使用同款對講機並調校至相同一頻道,就能收聽及發出語音,「你有部一模一樣就得,佢同一間廠同一個model都係啱頻㗎,都係1至16個頻咁撳就得,1就對返1,2就對返2,就會聽到」。

警員使用的另一款「私伙」對講機KD-C52於深水埗同樣有售,有店員指,該兩個型號的對講機即使預設的頻道頻率不同,亦可以到其店內調校,「如果對唔到,我哋幫你改都得,check返個頻對返就得」。

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認為,警方執行職務時是行使公權力,因此使用的所有器材,包括通訊器材都必須有紀錄,「就好似警察使用完武力,都要寫返報告」,以便日後警隊內部作檢討、監警會等機構作調查,以及訴訟時作為證據等,「到底行動時落咗咩指令、冇落到啲咩指令?」警員使用疑似「私伙」對講機會削弱監察。王浩賢又指,警員有責任保障警隊的資訊保安,例如是截停搜查市民時,會涉及市民的個人私隱,「應該要用返官方嘅通訊器材」。

民主黨議員許智峯認為警方使用「私伙」對講機「好大問題」,質疑相關警員行動時不想留下紀錄,「可能佢哋想做啲非法嘢,譬如話呢度冇記者影到,拉佢(示威者)去嗰度打,呢啲情況絕對不足為奇。」許智峯指,警隊以往的行動備受爭議,監警會以至市民尚可循法律途徑向警方索取官方紀錄,以追討責任,然而「喺佢完全冇紀錄嘅情況下,佢哋做任何犯法嘢都冇紀錄,避開晒所有法律責任」。

警方回覆查詢時稱,警員除了使用第3代通訊系統的通訊機外,亦會因應行動需要使用不同型號的通訊機,但就未有正面回應涉事對講機是否正規認可裝備,亦未交代對講機如何採購等問題,僅稱會就報道了解事件,如證實有人員違規會嚴肅跟進。

報道刊出後一個月,警方回應指已了解及調查事件,就有關法規提醒及訓示相關人員必須使用警隊提供的通訊設備,以確保符合行動及保安要求,並無回應使用「私伙」對講機的警員人數、採購程序、使用時的對話是否有紀錄等問題。

2020年12月17日更新:

《蘋果》早前踢爆有警員在執行職務時使用非官方無線電對講機,通訊辦其後確認管有及使用涉事型號對講機須事先取得局方發出的牌照。有大律師認為,該些警員用機前並無獲得上司或部門的授權,不可被視為執行職務,「好大機會」違反《電訊條例》。有人權組織批評,警方不能單以內部紀律訓示處理刑事罪行,「依家佢唔單止係違反內部守則,而係香港法律,應該按返法律去做。」

《蘋果》今年10月踢爆有警員執行職務時,使用大陸淘寶網及鴨寮街有售的大陸品牌「瓦力能WLN」無線電對講機,警方在報道刊出後一個月後回應指已調查事件,並指已提醒及訓示相關人員,必須使用警隊提供的通訊裝備。

涉事無線電對講機為大陸品牌「瓦力能WLN」型號KD-C1及KD-C52兩款,其出廠可用頻率介乎400至470MHz,共有16條頻道。通訊辦確認,根據該兩款型號對講機的技術規格,管有或使用的人士均須領有由通訊局發出的牌照。記者追問局方會否就有警員涉違反《電訊條例》展開調查,其回覆指法例並不適用於政府使用的電訊器材。

大律師何旳匡認為,《電訊條例》列明法例對「官方」並無約束力,因此重點在於警員使用對講機時是否正執行職務,若否,即使其身份是警察,都要事先獲通訊局轄免方可使用該些儀器。何進一步解釋,涉事警員使用該些對講機時並無事先獲警隊上司或部門授權,遂不能視之為「執行職務」,他以警員持槍為例,其必須使用獲統一分發的槍械,「同樣道理,佢用對講機,都唔可以用一啲違法嘅對講機。」何認為,該些警員「好大機會」違反《電訊條例》。

民權觀察創辦人王浩賢認為,通訊局屬《電訊條例》賦予執法權力的部門,應盡快索取法律意見,「過往都見過佢哋(通訊局)有執法行動」,認為局方應跟進事件。

自10月中起,本報記者三度去信警方,要求公開使用非官方對講機的警員人數,惟一直沒有回應;日前再就有警員疑違反《電訊條例》,向警方查詢會否展開調查或將事件轉交通訊局跟進,警方並無回應,僅着記者「睇返11月23號個回應」,即「已提醒及訓示相關人員」。

王浩賢批評警方不能單以內部紀律訓示處理刑事罪行,「依家佢唔單止係違反內部守則,而係香港法律,應該按返法律去做」,他指出,過去不論是普通市民或示威活動中,警方都會就無牌對講機執法,因此,警員在並無獲上司許可下使用無牌對講機,警方應一視同仁,「唔係話執行緊職務,就可以無視法律」。王認為,警方應盡快索取法律意見,以及將涉事對講機交由通訊局檢測,以跟進事件。

自反修例運動爆發以來,不少市民被控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具罪,包括2019年9月「光復屯門公園」遊行,兩名義務急救員承認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具,分別被判罰款6,500元及6,000元;「赴湯杜火」湯氏夫婦涉於去年7月上環警民衝突中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具,各被罰款一萬元。

《警察通例》第19章《資訊及通訊科技設施》第4條
警隊所有資訊及通訊科技設備和設施一律須由資訊系統部或經該部門安排購置、安裝、搬移、維修、改良及處置。人員應按照第三期顧客為本帳戶管理系統訂明的
有關程序及工作流程處理。警隊所有資訊及通訊科技設備和設施的保安措施均須符合《政府保安規例》及警隊資訊保安策略。

《香港法例》第106章《電訊條例》第8條
除根據牌照進行外,禁止設置與維持電訊設施等
(1)除根據與按照總督會同行政局批給的牌照或以管理局批給或設立的適當牌照行事外,任何人不得在香港或在於香港註冊或領牌的任何船舶、航空器或空間物體上 —— (由1990年第39號第3條修訂;由1990年第74號第104(3)條修訂;由2000年第36號第5條修訂;由2011年第17號第28條修訂)
(b)管有或使用任何作無線電通訊之用的器具或產生並發射無線電波的任何種類器具,即使這些器具並非預定作無線電通訊之用;或

有線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蘋果日報(跟進報道)

蘋果日報(跟進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