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淚彈射爆寶怡花園民居窗戶 大光燈照射威嚇


昨日有不明氣體瀰漫屯門,導致不少街坊感到不適,事件隨即引起警民衝突,晚上有防暴警突然向寶怡花園平台上施放催淚彈。《蘋果》接觸到一名受影響的居民,他怒斥警方亂放催淚彈,因為他昨晚家中根本無人並已關燈,但寓所的窗戶昨晚卻仍然「中彈」,被警方的催淚彈射至玻璃粉碎,彈殼的高溫更令花槽泥土也被燒焦,隨時引發火警,若有人在窗旁或床上更是不堪設想。更離譜的是,當事主回家後卻探頭出窗了解窗戶損毀情況時,竟再被警員以大光燈照射,令他更為憤怒,不禁要問「警權是否無限大?」

朱先生表示事發時正在返回寶怡花園家中,有警員附近與示威者對峙,其大廈內疑有人用燈光照向防暴警,防暴警於是瞄準大廈位置發射催淚彈。他表示事發時家中無人,全屋亦已關燈,相信自己家中無人能挑釁警方,惟他回到家中時便發現玻璃窗破裂,他於是探頭向窗外望去,大興行動基地上的警員隨即用大光燈照射他,「我都怕左佢哋,所以我閂埋門等佢哋散晒我先再處理。」對於警方的執法手段,朱先生表示無奈,「警權大到咁,佢鍾意點就點,都唔需要負責任嘅!」他又認為即使向警方作出投訴亦沒有作用。

對於被催淚彈射爆家中兩扇窗,朱先生表示幸好家中因養貓而裝上貓網,成功阻隔催淚彈射進屋內,若家中沒有裝上貓網,催淚彈可能在射爆玻璃窗後直接射進屋內。他指如當時有人在睡床位置睡覺,形容後果不堪設想,因擔心催淚彈氣體有害,「如果有BB或者老人家,咁點算呢?」

事發後朱先生只好重新安裝窗戶,他表示會嘗試向保險公司索償,「錢就事小呀,安全先係問題!」他憶述玻璃窗被射爆後,發現玻璃碎片散落於床上,甚至散落在客廳中央位置。他亦於花槽位置發現一枚催淚彈,而泥土亦被燒焦,他將催淚彈與破裂的玻璃作對比,發現玻璃上的印與催淚彈體積相似。他指自己看到新聞片段中,警方發射催淚彈時有火花,認為情況非常誇張,他不禁質疑,「如果冇人喺屋企,會唔會着火呢,會唔會燒着間屋呢?」

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