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淚彈射入唐樓民居 半間屋焚毀 目擊者:警事後向單位掟磚圖嫁禍


理大圍城未解決,警方今日繼續在鄰近地區進行驅散聲援群眾行動,早上曾於佐敦柯士甸道一帶施放多枚催淚彈。有附近居民遭催淚彈射爆玻璃窗,導致單位內起火,該住戶指,半間屋已被燒毀,斥責警方「無理由射入屋」。

中午前,聲援被囚理大人士的示威者由尖沙咀退至佐敦。部分人沿著柯士甸路進入柯士甸道,防暴警察多次施放催淚彈驅散。有催淚彈射爆附近民居玻璃窗,引起一個低層單位起火。

戶主郭小姐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事發大約早上 10 時 45 分,家中傭人來電指聽到槍聲,發現屋內有房間起火。她立即回家,消防已經撲滅火種,但全屋一片混亂,牆身、天花、傢私、木櫃多處燻黑。 床褥燒到變形,屋內燒焦氣味濃烈,其中女兒的房間情況最嚴重,「好彩個女 5 分鐘前出咗門,否則真係可以燒死人。」

郭小姐估計半間屋被燒毀。消防雖然撲滅火種,但全屋入水,現時無家可歸。她正在聯絡律師,計劃請專業人士進行化驗確認是次起火原因,繼而向警方索償。她又指,警方徹夜驅散,單位早已充滿催淚彈氣味,「佢哋都走緊,有無需要沿路射催淚彈呢?」她沒料到,催淚彈今日更射進屋內,斥責警方「無理由射向民居,無論點驅散、點捉人都好,都無理由射入屋。」

====

2020年1月13日更新:

西醫戶主一家五口的安樂窩被焚毀之餘,與住宅相連的診所亦不能倖免,面臨有家歸不得及診所重開無期的雙重困境,初步估計損失高達200萬元,事主正計劃向警方提出民事索償。

經初步點算,梁太稱家中電器及丈夫診所內的醫療器材全被沾濕,診所內的藥物受催淚煙污染恐要全數銷毀,估計損失高達200萬元。發生火警後,一家人被迫暫居親友家中至今近兩個月,日前梁太重返家中視察,兩個單位一片凌亂,被燒毀的家具、雜物等殘骸原封未動,牆身及天花被熏黑,仍殘留陣陣催淚煙的刺鼻氣味。

梁太指已聯絡律師,計劃就事件引致的損失向警方民事索償,同時聯絡公證行評估損失,但需時約一個月才能取得完整報告。她指身為家中經濟支柱的丈夫因這次無妄之災,診所要無限期停業,嚴重影響收入,現由她一人工作撐住頭家,「我哋有三個仔女,仲供緊兩個讀書,一個喺英國,所以其實(經濟)都幾tight(緊絀)」。

「初頭我都唔相信催淚彈係會咁樣爆炸,會有火嘅。」飛來橫禍,除了金錢損失,梁太坦言至今全家仍處於驚慌狀態,心情十分低落,包括當時目擊火災的傭人。除心理影響,梁太亦十分擔心催淚彈殘留物的遺害,「工人姐姐由佢接觸(催淚煙)第一日到𠵱家都仲咳緊,一直都睇緊醫生」。梁太直斥警方在民居附近施放催淚彈,罔顧居民安全,「呢樣係好緊要囉,即係你唔可以傷害咗其他人,為咗自己目的」。

梁太又透露,事發當日曾有防暴警員到場,警方事後亦有派員到其單位外,聲稱「想入嚟睇吓個催淚彈」,她以要先徵詢律師意見為由拒絕。

她說:「我哋唔係話想睇吓邊個啱定唔啱,都可能係意外呀,乜都好啦,希望我哋得到應得嘅賠償,攞返個公道。」

===

另外,當日,警方發射催淚彈射入柯士甸路的民居,在地下經營餐廳、目擊事件的老闆亦身受其害,「一個(催淚彈)射正喺我舖頭門口,一個射咗喺對面,一個射咗上診所(民居)」。

他更聲稱催淚彈射入民居後,他親眼見到有警員向事發單位投擲石頭,導致玻璃窗全部爆裂,質疑該名警員的動機是否想插贓嫁禍示威者,「佢哋射咗(催淚彈)入屋,知道自己衰咗啦,就搵石頭掟上去囉,賴示威者囉。」直言警員的行為令他更反感。

在柯士甸路經營餐廳的Kenny稱,當日其中一枚催淚彈射在餐廳門外,大量催淚煙攻入店內,當時他無法呼吸,立刻走進廚房拿濕毛巾掩臉,眼耳口鼻都感灼熱,事後更肚瀉足一周。他指當時餐廳正在裝修,沒有存放食材,不致被污染。但餐廳樓上正是催淚彈射入屋的單位,餐廳亦受波及,燒毀招牌及CCTV,全舖水浸。Kenny怒斥警方在民居亂射催淚彈,但坦言未有打算向警方追討賠償,「我覺得太花時間啦,好心力交瘁,呢一兩個月都太多嘢搞,所以我哋唔會再追究」。

街坊陳女士稱,理大攻防戰期間即使身處家中亦聞到催淚煙氣味,且聽到警員開槍聲與叫喊聲,感到非常害怕,她亦有聽聞有催淚彈射入附近民居引致火警,「我都唔知點解佢可以咁樣射到入去,因為追嗰啲人(抗爭者)喺街嗰度㗎嘛,點會向高射呢?」另一名街坊陳先生直斥警察為「有牌爛仔」,不齒警方濫放催淚彈的行為,又坦言目前沒有解決辦法,「快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咪冇事囉」。

立場新聞

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