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衣警闖廣源邨單位拘一男子 街坊稱曾傳出毆打及呼救聲 律師區議員被拒門外


2020年4月20日下午約 5 時,警方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O記)人員破門進入沙田廣源邨廣橡樓515單位調查,其後單位內一名男子被黑布蒙頭帶走,原因不明。事發期間,多名區議員、律師等紛紛到場,試圖進入單位協助被捕人士,均被在場警員以不同理由拒絕,單位內更一度傳出啜泣聲及嘔吐聲,惹來質疑。

 

區議員去到涉事單位外敲門,但無人回應,故於約七時左右報案,召喚消防及救護人員到場協助。據記者現場所見,其時消防人員已準備好破門器具。於相約時間,警方衝鋒隊軍裝警員亦到場,表示警方正在單位內進行拘捕行動,要求街坊及記者等離開。之後報稱代表單位內市民的律師到場,要求與指揮官對話,但無人回應。及後單位內一名便衣警員走出,表示正在進行一個拘捕行動,而疑犯並不需要法律服務。

 

至晚上約九時,便衣警員及一名被黑布蒙頭的男子自單位走出,現場目測,疑犯為一名年輕男子,警員亦自單位內帶走相信是證物的一些大型紙皮箱。報稱單位男戶主的一名男子亦回到單位,並與警員一同離去。現場單位大閘有被撬過的痕跡。

 

事發一日後,O記高級警司李桂華4月20日下午5時許在灣仔警察總部見記者交代案情。警方表示,O記探員昨日突擊搜查全港11個單位,並在沙田拘捕3名男子,當中包括昨日廣源邨被捕男子。他們年齡介乎23至63歲,分別報稱工人或氣槍店職員等,涉嫌「無牌管有槍械及彈藥」等罪名。調查行動仍在繼續,不排除更多人被捕。

 

另外,警方在行動中撿獲「懷疑仿製槍械」,包括「基於原部件製成」的3支長槍和兩支短槍,另外還有26枚空彈殼、3件槍械部件、6支胡椒噴霧、一支槍用滅聲器、3支軍用夜視鏡等。警方強調,持有上述證物均屬違反香港法例第238條《火器及彈藥條例》,軍械專家正研究這些部件組裝後槍械威力如何。不過當被問及此次起出的槍械用途為何,警方沒有正面回應,僅重申「(這些槍械)喺一啲好簡單改動之後,就已經可以發射彈藥,對香港治安造成潛在危險」。

O記高級警司李桂華今日見記者時,主動提及昨日廣源邨拘捕行動。他強調,事件中警方曾兩度詢問被捕人士是否需要律師,其中一次被捕人士更在警署值日官陪同下,當面讓被捕人士和律師會晤,但兩次被捕人士均表示不需要律師,而且有關經過警方也記錄在案,強調警方按程序處理,並沒有不容許被捕人士與律師見面。李桂華更直言被捕人士如有需要,警方會提供律師列表,讓被捕人士自行尋找法律支援。

然而,李桂華有關說法卻與當區區議員的版本不同。廣康選區區議員廖栢康接受《蘋果》訪問時,表示515單位男子從事Wargame用品買賣,早於一星期前已察覺不妙,故向他求助,當時該名男子曾說「發現自己公司同屋企門口有裝偷拍鏡頭、行路又俾人跟蹤;如果發現我有啲咩事就即刻幫我Call定律師」。然而廣源區議員楊思健指昨日在場了解情況時,突然大批警員到場增援,並築起2米封鎖範圍,使他們無法得知警方蒐證過程,區議員及律師無奈「罰企」。

廖及楊均向記者表示,現階段他們與律師暫時未能與男子聯絡,懷疑今次事件與今年1月17日類似拘捕行動有關。區議員指,警方今年1月曾派遣便衣警圍捕邨內青年,事後直至一段很長時間,被捕青年才能與律師會面。另外區議員稱,今次涉事男子從事Wargame用品行業,上次被捕男子是軍事迷,故不排除兩宗案件有關聯。

 

《基本法》第28條:
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

 

《香港法例》第427章《刑事罪行(酷刑)條例》第3條 – 酷刑:
(1) 公務人員或以公職身分行事的人,無論屬何國籍或公民身分,如在執行公務或本意是執行公務時,在香港或其他地方蓄意使他人受到劇烈疼痛或痛苦,即犯施行酷刑罪。

 

《警察通例》第20章第20-03條:
在市民要求下披露身分
在不損害行動效率的情況下,人員於行使其法定權力時,在市民要求下應披露足以辨別其身分的個人資料。人員按要求表明身分後,應最低限度透露以下資料:
— 警員、警長、交通督導員及高級交通督導員:職級及警務處職員編號
— 警署警長及以上職級:職級及姓氏

 

《警察通例》第20章第20-14條:
2. 只要擬進行的工作不妨礙人員妥為保管委任證,警務人員在任何時候均須隨身攜帶委任證。便衣人員不論是否當值,在與巿民接觸和行使警察權力時,必須表明身分及出示委任證。在案發現場的便衣人員,須將委任證掛在顯眼的地方,讓人易於辨認其身分。

 

蘋果日報(報道)

立場新聞 (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Studio Incendo(即時)

楊思健議員(直播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