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狂射催淚彈 一個月後仍殘留致敏水平


中大催淚彈放題後近一個月,《蘋果日報》及一群化學工程師在中大校園內抽取15個泥土和水樣本,化驗結果發現,二號橋附近的泥土每公斤殘留0.1至1毫克,樹葉則殘留1至10毫克;影響範圍遠至山上的新亞書院。11月11日中午警方曾在大埔公路向中大校門「四條柱」 短暫發放催淚彈,200米外的富爾敦樓亦驗出CS(見表)。

CS(學名:鄰-氯代苯亞甲基丙二腈)是極細小粉末,在催淚彈爆發時霧化,再散落於空氣。水樣本則沒驗出CS。影響範圍遠至山上的新亞書院。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許樹昌教授指,空氣中每分鐘0.004毫克的CS就足夠令人刺眼,4毫克會刺激呼吸道。負責化驗的化學工程師則促政府帶頭化驗及公開數據。

負責是次化驗的化學工程師李浩基解釋:「CS跟二噁英不同,CS是人工合成物,不應該在自然環境出現,我們找到的殘留物,可以推斷是警方發放催淚彈所引致。」他補充,二橋附近的樹葉中發現的CS為每公斤1至10毫克,因樹葉比較輕,所以得出結果比泥土多。「我們希望政府可以帶頭做化驗,話畀市民知催淚彈污染有幾嚴重,殘留時間有幾長,並且安排專業人士清潔街道,而不是讓清潔工求其抹。」

有份為校方採樣的中大生命科學學院副教授陳竟明說:「外國文獻指,CS半衰期是一至兩個星期,17日(採樣)應該仍有四分之三存在。香港城市設計嘅通風冇外國咁理想,(CS在香港)半衰期可能會長過一般外國數據。」警方在全港人煙稠密的鬧市「催淚彈放題」,甚至射入民居和商舖,若殘留時間為兩星期以上,香港人哪裏都不用去?老小體弱者要避到何時?

有中大職員表示,因氣管受影響殘留只能在家工作。亦有宿生指,於二號橋行沒多遠的研究生宿舍附近,吃飯後肚瀉一星期。

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