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庭作證警員法院外恐嚇記者 阻採訪 被指多次毆0811被告 踩頭、棍捅、揸下體


警方2019年8月深夜在紅磡驅散堵路者,其間拘捕三名男子及案發時年僅14歲的女學生,有被告被指踢向警員頭部,導致警員嘴唇流血,事後被搜出煙霧餅及鎚仔等物品。案件今早續審,案發時追捕其中兩名被告的指揮官、高級督察陳曉馳作供後,到灣仔政府大樓地庫停車場等候離開。其間有記者上前拍照,遭疑似警員的男子喝止。雖然記者多次言明已向司法機構查詢相關事宜,惟男子卻稱:「邊個司法機構?邊一位?」態度惡劣。

今早散庭後,記者在灣仔政府大樓地庫停車場拍攝今天作供證人、高級督察陳曉馳。其間有身穿西裝、疑似警員的男子聲言停車場屬於法院範圍,喝止記者拍攝,更聲言:「邊個影相拉邊個!」

記者隨即表示「已經問過Judiciary(司法機構)好多次」、「我哋求證咗好多次㗎啦」。惟該男子只謂:「等陣先,我哋冇問到,麻煩你澄清返,你同我哋依家去澄清呀!」他又說:「邊個司法機構?邊一位?你同邊個澄清?你帶我去得唔得?」

記者強調,傳媒已非首次在該處拍照,惟男子則稱:「我唔清楚。」記者聞言隨即反問:「你唔清楚嘅時候,又叫我哋唔好影相?」

西裝男又聲稱,不准傳媒拍攝其樣貌是個人肖像問題,惟記者隨即指出本港並無肖像權。男子反問:「點解冇呀?我有權唔畀你影相㗎喎。」記者再問香港哪一條法例賦予他禁止他人拍照的權力,男子則稱:「我唔畀你影咪唔畀你影囉,點解我唔可以遮住你個鏡頭呀?」

疑似警員伸手遮擋記者鏡頭,並謂:「我唔畀你影咪唔畀你影囉,點解我唔可以遮住你個鏡頭呀?」

未幾西裝男要求在場記者出示記者證,其中《立場新聞》記者照做,惟另一男子看過記者證後問:「《立場》係邊一間報館呀?」西裝男亦謂:「係囉,你哋係咪正式嘅傳媒機構呢?」未幾看過記者證的男子則稱:「哦,你係《立場》,係記者,ok。」

最終西裝男走進灣仔政府大樓地庫,並謂:「我哋上去問一問呢度係咪法院大樓。」而陳亦走進大樓地庫,久久未見現身。

區域法院2020年5月審理「赴湯杜火」暴動案期間,時任督察吳智偉出庭作供後,經同一大樓的停車場離去,當時有自稱警員的男子亦指該處屬法院大樓,命令記者不得拍攝。有記者要求警員出示委任證,對方卻答:「我執行職務先要出示委任證。」更威脅謂:「邊個影相就拉邊個!」吳最終與同袍乘警車離去。當時司法機構已回覆多間傳媒機構查詢,指明該處並非法院範圍。

司法機構今回覆查詢時重申,區域法院位於政府聯用辦公大樓。除了區院外,還有多個政府部門在大樓內運作,而大樓停車場不屬於法院管理範圍。

記協今發聲明,強烈譴責妨礙新聞自由的行為,強調新聞工作者在公眾場合有採訪自由,要求警方嚴肅調查及跟進事件,若確定有警務人員無理阻礙新聞工作,應予以訓斥及立即糾正歪風。

警察公共關係科至晚上回覆查詢指,西九龍總區衝鋒隊人員今早於區域法院出席一宗法庭審訊後,在灣仔政府大樓地庫停車場曾就拍攝問題與在場傳媒發生誤會,相關人員其後已向司法機構查證,確認該處並非法院範圍。

警方又聲稱十分重視及尊重傳媒採訪的自由和權利,會於合理可行、不阻礙警方執法的情況下,便利記者採訪。警隊又謂一向重視人員的操守及紀律,亦有一套嚴謹的守則規管其言行,以維持警隊的專業形象。警方會了解事件,並提醒人員時刻注意個人言行及提升專業敏感度。

2021年1月22日更新:

2019年 8 月 11 日多區快閃堵路,年介 15 至 25 歲的 4 名男女在紅磡被捕,遭搜出雷射筆、彈射器及煙霧餅等,他們否認非法集結等罪,案件今續審。日前曾一度阻礙傳媒於法院外拍攝的警員6835吳振霆今繼續作供,辯方指吳於拘捕現場、警車上及紅磡警署內,多番襲擊首被告,包括踩其頭部、以警棍捅首被告身體、揸對方下體、拉直對方手臂再膝跪等,吳則全盤否認指「無喎」。期間吳又一度拒絕回答辯方提問,並指「律師呀,呢個問題你問咗好多次啦,我諗我唔需要澄清」,法官陳廣池則向吳指,「你作為證人,角色是答問題…你唔能夠話唔需要澄清,咁講係錯!」

首被告的代表律師今盤問警員 6835 吳振霆指,根據閉路電視紀錄,首被告遭制服期間,到場增援的吳振霆共於黃埔站內逗留約3分鐘,質疑吳於此段時間內,根本未能如他早前接受控方主問時指,期間曾3次警告張、再宣布以襲警等四項罪名拘捕對方,及對張快速搜身並搜出彈叉等,辯方又指期間張並沒有反抗,但吳不同意辯方說法。

吳振霆否認曾拉直被告手臂再膝跪

辯方又指,首被告遭警方制服時,吳振霆曾用腳踩著張的頭部以控制其身體,並腳踢張的腰部、胸部及膊頭等位置,及其同袍則對張拳打腳踢,吳更將張的一隻手臂拉直再膝跪,吳振霆全盤否認,並多次否認指「無喎,都無喎。」

警員吳振霆又於辯方盤問下確認,他其後負責押送首被告上警車,返回紅磡警署。辯方指吳於車程中,曾猛力推張的頭撞向警車的玻璃及欄杆約 4 至 5 次、用彈弓彈張的背部、將張拉到警車地板上再用警棍捅張的背部、肚子及肩部;其後吳又用手「周圍摸首被告個身」,及伸手入張的前褲袋「揸」對方下體等。

吳一一否認,並稱他一上車就為雙手遭手銬反銬著的張戴上安全帶,吳又指張於車上仍不斷掙扎,他考慮到對方安全,故以壓點控制的方式「搭住佢膊頭」。

吳振霆一度拒答辯方提問 「我諗我唔需要澄清

辯方續指,眾人到達紅磡警署後,吳振霆押解張前往訓示室期間,曾推張的身體令張倒地及左邊膝頭擦傷、又曾拉張的手銬令張手腕瘀傷,途中有其他警員大叫「死曱甴,暴徒全部抵 X 死,洗定『蘿柚』,點都放唔返,點都保釋唔到」,吳同樣否認。吳又不同意辯方指他於訓示室內,曾要求張低頭及面壁,令張未能看到自己的背囊及看不到訓示室的情況。

另外,辯方曾反覆盤問吳振霆如何搜查首被告背囊的事宜,吳則一度拒絕回答,並指「律師呀,呢個問題你問咗好多次啦,我諗我唔需要澄清」,法官陳廣池則向吳指,「你作為證人,角色是答問題…你唔能夠話唔需要澄清,咁講係錯!」,吳其後繼續作答。案件下周二繼續。

4 名被告依次為張姓(25 歲,保安員)、姚姓(22 歲,報稱音響技術員)、 案發時年僅14 歲、現是15 歲的女童,以及(19 歲,學生)。他們同被控於 2019 年 ‪8 月 11 日在‪紅磡道、德安街及德民街一帶參與非法集結。

張姓另被控襲警、管攻擊性武器及管有爆炸品 3 罪,即於同日在黃埔站 A 出口襲擊警員盧振業,並在紅磡道、德安街及德民街一帶的公眾地方,管有爆炸品氯酸鉀及氯化銨的混合物、彈射器連彈珠、一把刀及一個錘。姚姓另被控於同日同地管有一個投射器和一支鐳射筆。

《基本法》第27條:
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c)對良好秩序及紀律有損的行為;
(d)執行職責時怯懦;
(j)在執行職責的過程中,或在關乎警隊履行任何職責或職能方面,作出在要項上屬虛假的陳述;
(k)不合法或不必要地行使權能,引致其他人或政府蒙受損失或損害;

《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39條:
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
任何人因襲擊他人致造成身體傷害而被定罪,即屬犯可循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3年。

《香港法例》第427章《刑事罪行(酷刑)條例》第3條:
酷刑
(1) 公務人員或以公職身分行事的人,無論屬何國籍或公民身分,如在執行公務或本意是執行公務時,在香港或其他地方蓄意使他人受到劇烈疼痛或痛苦,即犯施行酷刑罪。

《香港法例》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24條:
禁止某些恐嚇作為
任何人威脅其他人 ——
(a)會使該其他人的人身、名譽或財產遭受損害 ;或
(b)會使第三者的人身、名譽或財產遭受損害,或使任何死者的名譽或遺產遭受損害;或
(c)會作出任何違法作為,
而在任何上述情況下意圖 ——
(i)使受威脅者或其他人受驚;或
(ii)導致受威脅者或其他人作出他在法律上並非必須作出的作為;或
(iii)導致受威脅者或其他人不作出他在法律上有權作出的作為,
即屬犯罪。(將1920年第13號第2條編入)

《警察通例》第39章第39-05條:
在事發現場的人員,須:
(a) 以互諒互讓的態度,盡量配合傳媒工作;以及
(b) 不應妨礙傳媒的攝錄工作。

相關事件:0811深水埗遊行

蘋果日報(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獨立媒體(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